後青春期憂鬱


  想聊一聊陪我走過09-10年冬天的樂團。

  我總是一個適應很慢的人,這學期生活像大換血一般,幾乎把我周遭熟悉的人物全數更換掉,陌生排山倒海的一下湧過來,好幾回,感覺自己像只快溺水的魚,緊緊扒在岸邊,換著幾乎無法吸入的氧氣。

  沒有這些樂團,沒有他們的音樂,我想我根本撐不下去。

  我知道我喜歡的東西都很偏門,在現實生活中要遇見一個同樣興趣的人好難。在音樂上又特別孤獨。於是我總是得不斷地寫,不斷地告訴別人,我喜歡的什麼。因為當沒有人理解,他們瞪大眼,眼中寫滿問號的表情總令我倍感寂寞。

  於是我又得開始寫了。把這些屬於後青春期式憂鬱所帶來的稀薄寫下來,救贖寫下來,感情寫下來。


3/13 Placebo台北開唱!!親愛的寶貝們,如果妳願意給我一個完滿的20歲生日,蛋糕什麼的都不用了,就幫我出一半票價吧!>//////<
P妳太晚說了,我票已經買下去了...Q___Q 下次陪妳去聽Coldplay啦~


Placebo

That's the sight - and that's the sound of it.
That's the gift - and that's the trick in it.
You're the truth, not I.

台灣翻作百憂解。直到有次課堂上老師一詞「安慰劑」像是小鐘敲在我腦海。是啊,相對於百憂解,Placebo的音樂不能治療憂鬱,反而更像安慰劑,在這個發了瘋、發了狂的世界,提供瀕臨崩潰的你,一點無事於補的空虛安慰。麻痺,鎮定劑,一針一針注入血液裡。不需要毒品的迷幻感,越聽越成癮。

Brian大的不可思議的雙眼、削瘦的身形在鏡頭前勾畫出一種病態的美麗。Brian的聲音總是那麼特殊,特殊到我幾乎認為,或許Brain就是Placebo的靈魂,而沒有了Brain的Placebo已不能稱作Placebo。只是,沒有了Placebo近乎魔幻迷離的曲風,Brain也不再是Brain了。就因為有著Brian,Placebo才是Placebo,而Brian也還是Brian。

我好喜歡Twenty Years開頭劃破平靜、不斷重複旋轉的吉他旋律。你才是真相,而我只是掠過。
Protège Moi反覆的三拍鋼琴奏還有「保護我、保護我」,像環繞的魔咒,一句一句湧在腦海。私心認為法文版相較於英文版出彩,Brian綿密的法語編織成一張網,有種隔離、神秘的性感。

Placebo讓人沉醉,深埋在自我陷溺當中,不願、也不想清醒。

Twenty Years(live)Post Blue(live)Protège Moi (live)Beacause I Want You(live)





Muse

I won't let you down
I won't leave you falling
If the moment ever comes.


很難說清楚我究竟愛上Muse的什麼,或許是Matt聽似簡單的嗓音,也或許是總是很電的吉他聲,就像是他們的音樂,難以定義,難以捉摸。曾稱呼他們是史上最性感的搖滾樂團(其實回頭再看,不過就是三枚英倫大叔咩XD),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因為Supermassive Back Hole,連續強烈的節拍讓人忍不住搖擺身體,就像在黑暗中閉起眼睛,用力甩動四肢,四周皆是真空,壓力擠壓著肺臟。

聽Muse的音樂感覺像是在外太空旅行,濃濃的宇宙氣息,或許還有點世界塴毀、末日狂歡的味道。在Matt強烈的真假音轉換間,彷彿失重,在無盡的黑暗中,墜落,再墜落。


Time Is Running Out(live)Undisclosed DesireEndlessly(live)Dark Shines

bonus:
1973 - Life on Mars,John Simm + Muse + 1973英倫風 = invincible
28 Weeks Later: It's Not Over,人影 + Muse + 倫敦廢墟 = incredible (親下魯蛋*m-ma*)





Kent
All we said, all we did was a song for you.

我想不出還有哪個季節比冬天更適合這個樂團。Kent蒼白的像是一首冬日詩。或許是因為來自寒冷的瑞典,他們的每一個音符都帶著疏離的清冷。一首一首,在耳機裡反覆放了又放。

第一次接觸Kent是在魯蛋家。一隻白色的老虎趴著,只露出一只眼睛無辜地望著你。再次遇見Kent,是Fee興奮地說那是她的3M3K。

Vapen & Ammunition,每一首(這三得一字一頓地說),都讓我愛不釋手。從最初的Sundance Kid迴繞不停的問句,Pärlor回音式的應答和穩定的吉他節奏,Dom Andra似是悠閒的口哨音,Duett斷了線而畫出一段完美拋物線的高音, Hur Jag Fick Dig Att Älska Mig纏繞的低吟,Kärleken Väntar輕快的燃燒、如在彈簧床上慢動作的跳躍,近乎完美的Socker,五光十色的FF,宛如收音機回聲的Elite,到最後溫柔的Sverige作為結束。
雖然這張被批評為Kent最庸俗、商業化的一張,卻讓我不得不喜歡。也或許我本身就是個庸俗狗血的人。(笑)

我很喜歡Kent的封面設計,Isola的747、Hagnesta Hill的藍白色調的構圖、Vapen & Ammunition的白老虎都相當特別。

我得承認,我的耳朵並不習慣最原始,也是樂迷口中最道地的Kent。前兩張的Kent和Verkligen並不得我的心。但是從第三張Isola開始,接續著的Hagnesta Hill、Du & Jag Döden到最新的Röd,張張動聽。

或許是因為語言不通的關係,更能夠用心去感受旋律和主唱聲線所帶來的純粹美好。Isola和Hagnesta Hill這兩張倒是出過英文版本,優勢大概在於聽者能理解歌詞的意境,卻也打破了語言隔閡牽扯出來的神秘距離感。之前貼過的Heavenly Junky即出自Hagnesta Hill,整張專輯就像是封面給予人的感覺:遙遠、飄渺,遼闊的大牧草原,還有冰冷稀薄的空氣。不斷問著你會接住我嗎的RollerCoaster、燈火微弱、契合心跳的Cowboys

如果只能挑一首歌帶走,我不得不、也一定會選747。最最適合黃昏午後,我彷彿看見,在候機大廳,桌上一杯冒著白煙的咖啡,支著臉,偏頭,落地窗外停機坪上機翼的最後,是逐漸隱沒的太陽。又或者,透過機艙上狹小的窗,望出去,雲層在身下,機首正穩穩地航向夕陽。彷彿只要閉上雙眼,Kent就能帶你飛翔,飛離開此地,飛離開所有綑綁住你的限制,飛離眼淚、還有不快樂。





Mew
Wake me up
Only nightmares take me in
Through these walls the winter bites
A draft from all sides


如果說Kent是冷漠的距離,同樣來自北國丹麥的Mew就是寒冷中輕薄的暖風。


不知道是不是丹麥多產帥哥,團員各個都滿懷優雅的貴族氣息,特別是主唱Jonas,一對無辜的大眼配上柔順金髮,活脫脫是離開心愛玫瑰花的小王子。Jonas擁有夢幻般完美的高音,卻不像Mika那般急於炫耀自己的歌喉,他不介意和緩,像遞出一隻友善的手,詢問你是否願意抓住。Mew的歌中總帶點不經意的溫柔,還有童話故事般的夢幻感,或許不會傷人,但畢竟是遙遠的,彷彿隔了一層紗,看不清楚的距離感。

雖說是童話,迷離的旋律帶著淡淡的哀傷,一遍遍述說著告訴你,結尾永遠不會是happily ever after。故事依舊美好,但孩子知道自己終究會長大,會離開單純編織出的天真。Mew像神仙教母的魔法,在12點以前,努力保護好心中脆弱的那個孩子。

再殘酷的歌詞到了Jonas口中,透過他乾淨空靈的唱腔,都變的溫和婉轉,就像是She Came Home For Christmas聽似美麗的旋律,其實暗藏著令人落淚的現實。Mew像是童年幻想中純真最後的尾巴,想緊緊握在手中,卻就如同所有的美麗一般,最後終究只能無助地眼看它慢慢消逝。

Comforting Sounds,美夢一般的Comforting Sounds。一如它的名字,如此撫慰人心,卻又如此脆弱,彷彿一碰就碎成一地,只能小心翼翼地呵護這個來自天堂的聲音。我喜歡把燈熄了,戴上耳機,聽著它徐緩的前奏慢慢前進,Jonas空靈的嗓音打破平靜,滲入血液,慢慢充滿整顆心。有一種感動,悄悄蔓延,如同爬藤,沿著面頰鑽入淚腺,一種讓你想哭的衝動。

因為太過美好而不真實,因為太過美好而不應該存在,卻因為存在而珍貴。這是Mew,不捨得醒來的美夢,最熟悉的陌生人。


Am I Wry?SpecialThe Zookeeper's BoyIntroducing Palace PlayersKing ChristianShe Spider (Accoustic)Comforting Sounds(Live)



2010.1.24

至於The Servant和Mansun,等我摸熟了耳朵再來書寫。


6 回應:

rickkao11 提到...

妳文筆好好喔!
不過我要小小跳針一下
就是妳好像誤解安慰劑的意思了
那個應該是指相對有效的藥所做出的對照組
不是字面上的意思

少言。 提到...

謝謝妳,這麼快就有人回覆真令我開心。=)

我知道安慰劑的意思(笑),就因為沒有實體療效,只是心理作用,所以更像Placebo給我的感覺呀。似乎有幫助,但其實無濟於事。
畢竟生活還是在自己手上,音樂或許不可或缺,但日子總是得自己鼓起勇氣繼續的,妳說是嗎?(眨眼)

真的有人在看這篇我真的真的很開心!>///<

Cynthia 提到...

你好,忽然在這邊回應你的文章好像有點唐突^^"

其實之前在搜尋Placebo@TICC Live心得的時候就有拜訪過你的部落格了
然後被你的"無端美麗"那篇(Abt brian Molko)的文章給震懾住,立刻被我收進書籤裏XD
今天在翻'我的最愛'的時候又從那篇文點進來你這個地方,由於你的文筆實在太美好讓我太有感覺,所以就像hook住一樣地一篇一篇翻下去...
然後看到這篇的時候我實在忍不住留言了
因為你喜歡的團竟然跟我一模一樣!!(尖叫)
Esp. Placebo, Muse & Mew這三個!!!
我當下太激動所以就決定要寫些東西給你
有點失態請不要見怪XD

因為我自己身邊很少遇到喜歡英搖或歐洲音樂的人(除了台灣獨立音樂以外)
所以在這方面難免有點孤單感…
不過再看了你對音樂及樂團的一些抒發之後我實在覺得—

真正的好音樂是不會孤單的!(握拳)

而且我也超愛Placebo的20years!!尤其是Live版!(光是前奏的吉他就讓我起雞皮疙瘩)
當然還有百聽不膩的Every You Every Me!!整個已經被我設成手機鈴聲都不想接電話一直聽XD

然後MUSE的Supermassive Black Hole當然是不容錯過的經典!
然後補充一下Stockholm Syndrome的live也是Muse fans心中數一數二的爆high曲!!
(點我點我點我!)

其實Mew之前有來過台灣開演唱會,我原本要去的。。。結果因為票只剩下四千多的,場地又是在萬惡遠籔的南港展覽館…
所以就打消主意了,之後我超超超超後悔的(淚)
實在很想聽Jonas小王子唱現場阿QQ
他的聲音是既Jonsi(Sigur Ros)之後讓我無比驚豔的空靈乾淨!

希望以後可以多多交流囉!看有機會的話要不要一起衝現場XD
雖然Placebo跟Muse的Asia tour都結束了
之前跟音樂航空站(Music Terminal Festival)錯身而過超悔恨><

對了,你是住台灣哪裡啊@@

少言。 提到...

哈囉哈囉!=)))))
一點也不唐突,我家很空,隨時歡迎人來坐坐!XD

竟然有人把我的文章+到最愛,吼,這樣會害我很害羞捏!>/////<
其實那篇真的只是演唱會遺毒下的花痴症候群而已,哈哈哈哈哈!(傻笑)

說來慚愧,Muse的歌我向來都只沉醉在他們的節奏,還沒仔細研究過歌詞。←忽然發現Muse的部分寫很少XD,可惡一定都是Matt唱歌都糊在一塊的關係(有時間一定要來一首一首慢慢品嚐)

20 years完全是我的殘念啊~~(對Brian哭)
聽完演唱會之後再回去翻專輯,細細品嚐,真的別有味道。

沒關係,我每次都是在樂團剛來台灣開完演唱會之後才聽到他們的歌。(淚奔)

我是屏東人,不過目前在台北念書。^^
有空可以多交流呀,沒問題的!

Alisa 提到...

少言你好,希望不會嚇到你才好。前陣子就有在瀏覽你的部落格說,然後最近才搜到這篇你寫Mew!我是最近才入門Mew的,看你一字一句真的有被擊倒的感覺(是很貼切的讚美的意思),尤其最後段我好喜歡,果然是文筆佳感觸深的人啊,我聽個幾百年也寫不出來,哈,anyway,突突然浮出水面只是想大聲告訴你我很喜歡你的文字。(微笑)
還有,因為你的介紹我也開始聽Placebo囉,倘若不是你筆下的Brian那麼美麗我很可能又會錯過他們了←其實以前根本不聽英搖的老人啊我(茶)

少言。 提到...

哈哈,不會嚇到我啦!我的小心臟其實沒有大家想的那麼脆弱~^^
瀏覽我的部落格?我每次都好好奇大家到底都是看到什麼文跑來我家玩的!這種研究超有趣~
謝謝妳的告白!>/////<
我想Jonas跟Brian也會很開心的~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