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P


親愛的P:

抱歉曾經答應要寫點什麼給妳,卻依然依然拖過了這麼久。太久沒有給人寫信,就忍讓我一點生澀的字句吧。

最近聽人提起好旅伴難尋,我總立刻想到妳、想到我們四十天的朝夕相處,揹著行囊拖著行李走過一個一個異國,那些回憶來得如此輕而易舉,讓我感覺別人的怨念彷彿成了笑話。然而,我想是我太過幸運,十三歲就認識妳,而且感激老天,沒有讓我們的人生道路往兩方岔開,而是並行著走了一年又一年。

妳總是比我有勇氣的,率先離家求學,在異地大學自由闖蕩。遇見陌生人時我總愛把妳推出去,因為知道妳笑臉迎人,能夠迅速暖開氣氛與人混熟,我只要抓緊機會跳進話題就好。能夠躲在妳身後讓我感覺安心。

我從沒有想過,在那些微笑背後隱藏著妳自己的心緒。

曼徹斯特妳說不想出門,想休息到中午,就算一天也好。我無法說服妳,只好鼓起勇氣背起背包,一個人闖出青旅,走進街上。這是這趟旅程裡我第一次離開妳,如同一只羽翼初豐的小鳥,膽怯著雙翅,一點一點適應,努力在曼城市中心的喧鬧中存活下來。我大概沒有告訴過妳,當我一個人走在街上,我忽然感覺不曉得該去哪。我沒有景點、沒有目的地,除了知道自己該到遊客中心拿份紙本地圖以彌補青旅沒有無線網路的缺陷,我像一艘失去方向的船,隨著浪濤在海上搖擺。

回到旅社當妳終於首肯和我上街,我彷彿終於抓住了一只繩索。書店與唱片行,我們順著妳的心意隨意在城市裡遊蕩。我不曉得妳相不相信,我確實記得那一輛巴士,以及上頭的彩虹塗裝,一如我們在哥本哈根的廣場見到的那一叢彩虹圍籬,如此驕傲、富有生命力。

我相信生命有它自身的模樣與意義,只有擁有的人能夠定義它。

也許我們都不一定確定自己該往哪走,但是如果需要,我願意在妳身後,這次不再以妳為盾,而是作妳的支撐。

我想吻一吻妳面頰,給妳一個深深的擁抱。

也許留到下次見面。

我依然期待見到我記憶中那個永恆不變的,妳的微笑。



2016.8.25 照片拍攝自哥本哈根,我想妳和我一樣記得他們。

0 回應: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