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一座橋


想了又想,還是把想法留在這裡吧,畢竟這裡是我一直以來為自己的一切,愛好、日記與想法留下紀錄的地方。

謝謝Key的鼓勵。


前幾日,看到學弟分享了這篇評論今年台大師長畢業致詞的文章,想起自己在畢業前夕一頭熱所寫下的那篇。當時滿腔熱血,現在回頭看起來字句間充滿了各種成見,許多只剩「呵呵」兩字可以作為註解(所以果然真正看透我的只有海賊貓XD),但總之。

我有點可以理解作者的氣餒與失望,但我不確定,這是不是跟我自己本身的個性與所學科系有關。台大是個大學校,院系包羅萬象(也沒那麼誇張啦,但我想該有的差不多都有了,除了沒有藝術學院吧),我所在的醫學院,一直以來都希望提倡人文精神,去關懷,去提供幫助;但四年下來我自己的感受,其實覺得來自修課獲得的感受,遠不及一趟到雲林參訪的旅程。

畢業以後直到現在,我一直都在想——大部分是洗澡時想最多——我能夠怎麼樣,去運用學校交給我的這些東西。包括之前開放的Ask(大家的問題真的是千奇百怪啊我說,但我真的每一則都有看,只是因為學藝不精,很怕錯誤,很多思考邏輯需要被考證所以不少問題被延宕很久,真的很對不起),開拇指外翻刀而寫的住院記錄,這些的每一則,我都寫得戰戰兢兢、誠惶誠恐,我一直、一直害怕自己給了別人錯誤的知識與觀念,即便如此我還是希望就算是一點一點,做得很慢,效果大概也不好,但我想,也希望,可以把學校交給我的這些知識(或者說「挖礦能力」)交給那些需要的人。能夠書寫這些,我想多少彌補了我在工作時時間永遠不夠用的遺憾。

走出校園以後,我才真正體會到,要能夠用對方也能理解的語言解釋自己的思維是一種能力,需要被鍛鍊、卻非常重要的能力。

誤會很多時候都是因為資訊不對等而起。

如果能夠把自己攤開來,提供對方一個了解的機會,解釋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決策出現,很多時候可以直接化解對方的抗拒或直觀成見。可是往往,出於時間、出於效率,我們選擇放棄了溝通、放棄傾聽對方再陳述自己,屏障、誤解與成見就能伺機而起。


接觸了知識,就會知道它是多麼的龐大;但我依然深信,所學所知,皆本於人,終歸於人。(探索宇宙萬物運行的奧義亦若是,畢竟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終究密不可分)

我依然期許自己,盡可能去搭一座橋,讓領域外的人們也能碰觸到這個知識體。

這是我在畢業以後,對自己的期待,以及正搖搖晃晃、如履薄冰在走的路。


2016.6.15 照片攝於Auckland Sky Tower, 2014

2 回應:

張詠翔 提到...

嗨少言,不好意思這樣狀似親暱的稱呼你,但我實在不知道該用什麼樣子的稱謂來向你打招呼。四年前我剛準備要上大學的時候發現你的部落格,其實我也忘記當初是哪篇文章引起我的共鳴,讓我上來向你問些問題。這四年來我時不是的會上來看看你是否更新了你的近況,一直以一個陌生人的角度看著你的紀錄,有時候會有種自己在窺視你的感覺。今年我畢業了,四年來發生了許多事情,也經歷過各種好與壞,去了歐洲自助旅行,偶爾聽Mads Langer的時候總會想起你,莫名也覺得熟悉。我今年要繼續進入研究所,下一個要去的地方是冰島,途中或許也會發生更多故事。叨叨絮絮這麼多無關緊要的話,只是想讓你知道很高興能看見你分享自己的軌跡,而鼓勵了另外一個人往自己的道路前進。祝福你一切順心。

陳少言 提到...

哈囉詠翔!說來奇妙,其實曾在這裡留下過足跡的名字我多半有點印象,所以發現你再次留言時,我其實感覺很驚喜!:)
這個部落格最開始,只是我想把自己寫過、想過的東西,放在一個方便自己隨時可以回來查看的地方。
奇妙的是,一路走來陸陸續續也因此結識了一些人,偶爾會有人告訴我,說他們會讀我的部落格。彷彿藉由我的文字在某種程度上地認識了我。熟悉的陌生人。這樣的緣分很微妙,但每一次遇見我總是心懷感激。
謝謝你的祝福!我也很想去冰島呢!希望你能在旅途中獲得更多~
也祝福你在接續的日子能往自己想要的方向堅實地前進!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