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書,之二。



親愛的E:

記得你曾經問過我,戀愛是否是我想像中的樣子。

我回答,我從來沒有想過愛情應該是什麼樣。

我說謊了。我想過遇見一個男孩,在校園,年紀與我相仿。他笑起來溫暖而富感染力,當冬天來臨,他會牽起我的手,緊緊握著讓我的指尖不再空虛而冰冷。他溫柔而包容,理解我、傾聽我。

我沒有想過,自己會愛上一個有時像男人有時又像個孩子的男人。愛上一個有著這麼多故事的男人。如此容易,如此毫不猶豫。

在你告訴我你的故事,緊緊抱著我,我曾問你,如果有我在你身邊,你是不是會好一點。

只要這麼一句話,只要一個首肯,我就願意為你留下。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當時哪來的勇氣。也許我一直都是這樣,傻氣地願意相信一個人,抱持著一個單純的信念,義無反顧地走。我原以為我可以陪著你就好,哪怕有一天你變得足夠堅強、不再需要我了。

我以為我可以無冀無求地待在你身邊。可是親愛的,你說,愛情沒有那麼容易。起初我不懂,但後來逐漸,我似乎能了解你的意思。即使是已經逝去的過往也能如同鬼魂糾纏我。現實環繞著我,你的、我的,在身邊僵持不下。每次擁抱,我總是想緊緊抱著你不要放手,停留在你懷中彷彿我可以一直擁有你。沒有人能將你從我身邊剝奪。

可是我知道我們都在害怕。

你說,你害怕有一天別人發現了我。你害怕有一天當我長大,發現這些並不是我真正想要的一切。

而我又何嘗不是,害怕幽靈將你帶走。害怕現實強迫我離開。害怕我的人生決定將我們分割。

你說我們的未來還很模糊,但我坐在這,忍不住用盡全力瞇著眼睛凝視它,希望能看清輪廓。也許我生來如此,總是迫切希望知道自己之後的道路;沒有計畫的不安全感像躲在床底下的怪物,會在夜晚吞噬我。我的焦慮成了你的壓力。我討厭這樣,讓自己的情緒氾濫波及別人。

親愛的,大多數時候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做,只能閉上眼睛、摀起耳朵,用最深刻的心意希望我能牽著你的手走再久再久一點。

Would you come with me? And please don't let go. Don't let me go. Just not yet.


2013.5.26 我喜歡這個地方,只是你不在,它顯得太過空蕩。

4 回應:

匿名 提到...

看著你的文字
字裡行間有那麼的感觸
..
配著 Grégory Lemarchal的歌聲
我眼淚就不能停止了..

陳少言 提到...

謝謝你的淚水,它們對我來說很珍貴,希望對你亦然。

Carol 提到...

對於無意間看到的文章,發現太多的巧合,音樂上或是喜好上,所以沒有太多的糾結就決定留言。
但喜好上的巧合已經讓我夠驚喜,餘光卻又飄到"1990出生,屏東人,2005-2008屏東女中"
你好,我也是:)

很高興遇到一個這麼相似的你,即便依然陌生,卻還是有種"有人懂"的喜悅。

陳少言 提到...

哈囉哈囉!!很高興在網路上遇見屏女的女孩兒呢!:)

高中時代的我在嗜好與品味上也時常覺得寂寞呢!那時候唯一的貢獻,大概是擔任屏青社美編時對校刊做大幅修改,並且私心偷渡不少喜歡的主題進去吧!

歡迎一起分享你喜歡這裡的那些東西,又對那些人物、音樂或電影有什麼樣的感動!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