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展翅高空。


  在聽到我媽媽是藥師的時候,對方通常第一個反應就是:所以妳是要繼承衣缽囉?每次聽見時我總是笑笑,否認著:「沒有,我選擇念藥學系其實跟我媽沒什麼關係。」

  國小五、六年級時,媽媽在學校對面的私人醫院工作。按照當時的規定,小五的學生還不能自己騎腳踏車上下學,於是放學之後,我就會在導護老師和愛心家長們的維護下通過馬路,背著書包到媽媽工作的地方去,等待她下班。國小的作業不多,我總是能在一個小時內完成,多出的時間沒事情做,有時索性幫媽媽的忙,幫她找藥罐、數藥粒。於是在我小小的腦袋裡,藥師根本不是什麼需要動腦的工作,只要會認英文字母,會數數就夠了。再加上小時候爸爸總會帶我們出去,告訴我們所有他知道的知識、常識,相較之下,媽媽都是那個站在後方安靜微笑著的人。

  我一直以為媽媽懂的很少,至少不像爸爸那樣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直到自己唸了藥學系才發現,媽媽其實比自己想的要厲害多了。

  開始修習藥學課程以後,每次回家,我會將腳縮到椅子上,和媽媽坐在餐桌旁,談論最近上課的內容和感想。雖然媽媽總是說:「你們學得比我們要深多了,我那時候都隨便念念,國考考過就好。」但,知道有個親近的人能瞭解我正在經歷的過程、辛苦還是很讓我感到安慰。

  上大學以後,我為自己做了很多決定,寒暑假的行程、返家日期、自己人生的未來走向,大多數我總一意孤行,雖然會事先告知父母,但基本上他們很難勸說我改變心意。

  面對這樣任性的我,媽媽說:「都長這麼大了,能阻止妳嗎?也只能支持妳去做了。」

  雖然大多數時候她會由著我去,但也有些時候,她會鄭重地告訴我她希望我選擇的路。這種時候,多半我會盡量順著她,但也有些決定,讓我反抗、掙扎許久,例如這次畢業之後留在台北與否。和她講電話,我的聲音幾乎大了起來,我感覺自己或許會真的和她吵起來。我感覺她完全不能理解我想飛奔回南部的心情、我厭惡留在只會帶給我孤單寂寞、陰雨不斷的城市。

  我感覺自己的叛逆期好像到了,終於在22歲以後,脫離青少年10年之後才降臨身上。在孝順和自我之間,我被不斷拉扯著,幾乎要分裂成兩半。但我終究不是衝動懵懂的青少年,必須學會在其中找到平衡。

  那天家族聚餐,坐在對面的表姊說:「妳剛剛低頭看菜單的樣子好像妳媽媽,嚇了我一跳。」

  最近越來越多人對我這麼說,我一半開心、一半憂慮,因為驕傲自己是媽媽的女兒,但我也想走出自己的路。

  如果有一天我展翅遨向高空,媽媽請別為我擔心,因為我會保護好自己,還有請記得,我永遠愛妳。

  母親節快樂。


女兒 祐萱

2012.5.13

2 回應:

恆瑜 提到...

你家人是都要你好的,感覺你在台北好像受了傷,才會印象不好,可以試著跟家人談談喔!!他們也一定能體諒你想回南部的心情^^
(我也辦了一個網誌來用用看@@)

少言。 提到...

這篇是在心情混亂的情況下寫的,那時候還沒有真的確定自己到底會流落何方(?);現在大勢底定,國考考上的話,11月大概就會在台北上班了。

我其實很愛我家人的……只是長大了會開始思考很多事,會有很多衝突跟矛盾,那是自己必須去處理、解決的。這就是長大的意義啊。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