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還在,請聽我說。




  你把頭埋在枕頭裡,問我你能不能不要去上學。我問你怎麼了,今天天氣這麼好,還有你最喜歡的數學課,為什麼不想去上學?

  你從枕頭下探出腦袋,眨著那雙帶著大眼袋的眼睛對我說你肚子痛、頭痛,全身上下都不舒服,可不可以不要去學校?

  我注視著你,猜想著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喜歡Hello Kitty,那一隻粉紅色沒有嘴巴的貓咪。你總是在芭比專櫃前流連,而我總恨不得替你擋下所有店員小姐鄙夷的目光。她看看你,又看看我,她的眼神彷彿在說,這孩子有什麼問題、他的家長不覺得奇怪嗎?我走過去握起你的手,低頭望向你看著我的笑容,就如同每個孩子的一樣純真可愛。

  當你學會看報紙後,你仔細地閱讀了每一則,接著跑到我身旁,手指著一篇社會版的報導問我,為什麼那個十三歲剛上國中的男生要跳樓?我將報紙拿了過來,折好擱到一旁。我沒有辦法對你說任何的話。我沒有辦法告訴你,他選擇結束年輕的生命因為其他人、很多人不尊重他的生命。我沒有辦法告訴你,世界不完全是友善明媚的。

  怪人、娘娘腔、胖子、男人婆。當你越長越大,你會發現,言語可以很殘忍,人們可以很殘忍,就只是因為偏見,因為恐懼與盲目、因為他們不能夠包容和他們不一樣的人。

  人們可能會攻擊你,從最初的惡毒話語,到小石子;後來長大了他們發現那些不能再傷害到你時,他們換成了拳頭、銳利的武器;當他們發現法律不允許,他們會更改成無形的冷言冷語、孤立和冷落。無論哪一種都令你遍體鱗傷,甚至感覺活著是一場嚴刑折磨。

  你一直都不能理解自己究竟犯了什麼錯。你懷疑其實根本沒有人在乎。

  你等著有人能過來,告訴你,你並沒有錯,你生來如此,你只是在做你自己。你站在那,一直等、一直等,癡癡地、沉默地等待著,孤立無援,逐漸你的希望慢慢熄滅,像是黑暗中最後的一絲光明,漸弱漸淡,最後被漆黑全數吞沒。沒有人來過。

  很多時候,當你居高臨下俯視著街道,會想著:不知道跳下去會是什麼樣的感覺?是不是就能終結一切?你好累了、沒有力氣再抗爭了,想就這樣放棄,讓他們得逞,讓他們獲勝好了,因為一切都無所謂了。有的時候,你會覺得日子很難熬,每日早晨都痛恨睜開雙眼,覺得這樣的苦難好像不會有結束的一天。

  可是親愛的,有一天,它們真的會結束。當你度過了這段日子再回過頭來看,你會更珍惜那些支持你、愛護你的人,你會更喜歡、更愛當時那個努力掙扎、和生命奮鬥的自己。

  生命從來就不是你能夠用來賭氣或者開玩笑的籌碼。它很珍貴,它很美好,它值得你用全心全意認真看待,因為它可能是你這輩子接受到最美麗、最有價值的禮物。

  如果你還在,請聽我說,沒有人能夠告訴你應該怎麼活你的人生,也沒有人能夠告訴你應該以什麼樣的姿態在旅途上行走。沒有人能夠告訴你,你不夠美麗,不為這個世界所容。

  如果你還在,請聽我說,生命中還有太多、太多美好的事情等著你發掘,等著你體驗,不要這麼快就放棄自己。你不會知道它們在哪一天會降臨,但那一天確實會來臨的。終究會來臨的。

  你仍蹲在地上,蜷縮著身子抱著自己,腦袋埋在雙臂之中,彷彿想抵抗這個不公平的世界,試著保護自己不再受傷。我走近,在你面前蹲了下來,當我的手碰觸你肩膀的同時,你張開手撲向我,緊緊攬住我的脖子。我擁抱著你,將臉貼在你肩上,輕聲告訴你會有人愛你的,不管你愛誰、想做什麼事情,喜歡做什麼事情,只要那是你自己想成為的樣子,不管那是什麼樣子,都有人愛你的。

  在我鼻息間你的氣味令我有種感覺,很熟悉的感覺,感覺你是曾經的我,是我弟妹,是我未來的孩子,是世界上千百萬個正在掙扎的幼小靈魂。你可以是任何人。你可以是每一個人。

  如果你還在,請聽我說。

--

當我又看見學院的徵文訊息時,這個近來不斷在我腦海中縈繞的主題終於塵埃落定地停在我面前。

我一直感覺,其實不應該由我來寫這篇文章,因為我並不夠資格。我身邊還有很多朋友,他們才是熬過來的勇者,他們比我更懂生活在彷彿不會被打破的困境迴圈裡是什麼樣的滋味。

每一次我看見類似的討論,總忍不住去想,我高中同班的那個女生現在還好嗎?我們過去對她做的事,雖然不算真正的暴力,但也不真的正確。她為此受傷了,這點我於心有愧。我無法說現在我正在做的事,是否有贖罪的成份,但可以肯定的是,對於對待周遭人的態度我更加謹慎和壓抑,也更常去思考自己做的究竟對不對。

抬頭歌是同樣討論校園霸凌與暴力的電影【Bang Bang You're Dead】的片尾曲,非常推薦這部,能夠觸發很多想法。電影主角在他的遺言錄影帶裡,說了一段話令我非常震撼與難過。他說:
They don't just hurt kids, they make you hurt yourself. …… Kids can be the most ruthless people in the world. They can just be supernaturally cruel. You've got to be a man! Be a man! BE A MAN! Sometimes you just wanna cry. Sometimes hate is the only real thing in the world. You can stop loving someone, but hate seems to go on forever. People respect hate. It speaks, it vibrates.
Some people don't even need a gun to hurt you. They use words or laughter. They enjoy watching you bleed to death. They get off watching you fighting back the tears, getting a lump in your throat, blushing, wanting to cry, and they give you a name: Trashcan, pizzaface, loser, faggot, loser, weirdo, spaz, retard. You know the name does something to you. It changes who you are, it alters your molecules and one day you wake up and you look in the mirror and you don't recognize yourself anymore, because you believe them. They win you lose. You wanna cry, please leave me alone, but nobody listens, because nobody cares, because you don't have a name anymore because they took it away.

也許我寫這一篇,只是希望看到這裡的你,能夠停下來想一想。

如果你是那個正在忍受折磨的孩子,我請求你不要放棄自己。

如果你是那個有意識/無意識冷言冷語的孩子,我請求你停下來,換個角度假設今天你在他的位置。

如果你是那個發現有痛苦靈魂正在求救的人,我請求你為他伸出一隻手、多關心他一點、多問幾次為什麼。

或許,即使只有一點點,但至少,世界因此而改變了。


2012.4.3 第五屆臺大楓城新聞與評論徵文比賽散文組第三名

2 回應:

恆瑜 提到...

這篇看了我會起雞皮疙瘩耶!
寫的真好~我想拿去給我那些愛嘴砲又口無遮攔的同學看看~~哈哈^^

少言。 提到...

如果你也有開始思考這些事情的話,我想我的這些字就有值得了。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