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雲散開了嗎?



  即使才開學兩週,關於未來的出路,像是滿天烏雲壟罩著我。從澳洲回來以後,對於所處的環境以及未來,感覺起了很多變化。對於藥學系而言,大三是一個分水嶺。站在這最高的地方,我必須決定自己下坡的路,眾多的選擇在我周圍繞成一圈,該往哪走去,我不知所措。

  驚慌惶恐的我,甚至在plurk上抓人詢問意見。希德嘉、芒果、酵母、Yvonne、飛苺,還有其他好多人,問問他們,究竟是在什麼時候,他們決定了自己未來的方向。每個人的答案都不一樣,而我也仍然沒有找到屬於我的解答。

  就業還是繼續唸研究所?

  我知道,從小學的六年、國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學一年,這加總起來共十三年的時間,一直我都是個符合社會價值的乖學生。我唸書,勤奮的念書,卻不曾真的認真想過,未來的自己究竟要變成什麼樣的人。或許因為太過「聽話」,使得轉系之後的我,產生了嚴重的讀書倦怠。這一點,甚至到目前仍持續著,即使我正努力改善,但如果最後仍沒有辦法呢?研究所對於我來說,真的適合嗎?我是不是對於學習知識,還懷抱著極大熱忱和興趣,能夠支持自己一路往下?

  我一直在想,相較於其他大專、私立大學的畢業學生,我擁有什麼優勢?(我好想去其他學校,聽一聽,他們的老師究竟在上些什麼)畢業後,考到執照,直接出去診所擔任藥師,似乎就是大專畢業生的選擇。而我會甘願這樣聽令於醫師,完全照本宣科嗎?母親就是這樣的一名藥師,小五的時候放了學,我會走到學校對面她工作的醫院藥局部寫功課。她的工作就是取下傳送來的醫師處方籤,按圖索驥,對照藥名及數量取藥。我甚至能夠在一旁幫忙,而那時候的我不過才11歲。

  不可能去藥商,商業從來不在我的考慮範圍。

  藥廠工作聽起來不錯,但是如果擔任研發人員,碩士學位似乎也是必要的。

  於是我妥協了一點。如果說進入研究所代表的並不只是要往學術研究(我沒有辦法想像自己每天穿著白袍,對著一排試管、無數機器,困在同樣的實驗室裡,重複同樣的事情,直到退休)一路飛奔而去,那麼我願意試試看。

  我想和人接觸。我想見不同的人,聽他們說的話,聽他們的故事。我想在不同的房間走動,觀察世界是怎麼運作。

  我想,我想念臨床藥學。


  那麼,應該要在哪?

  這一趟Brisbane和Sydney的旅程對我的影響,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多。夜晚的澳洲是安靜的,沒有太多吵雜、太多喧嚷。地點和地點之間距離很遠,人們的行動總是悠閒徐緩的。我在公館被養出來的急速步調,終於在這裡得到舒緩。我能夠慢下來,好好地、放慢速度,端詳世界的樣子。

  這學期搬到了徐州路上。這裡的夜晚相較於公館的熱鬧非常不同,寧靜、安閑。我喜歡這種氛圍。太繁華的城市只讓我想逃離。即使經過了兩年,屬於小鎮姑娘那一部分的性格,還是深植在我內心裡。

  我想離開台北。離開這一棟方硬的框架,離開界線,走向外頭。

  到台南去,到台南,或者澳洲。

  父親說:「妳也差太多了,一個那麼遠,一個那麼近!」

  我想到成大去,因為瑩在那裡,七月時她帶我穿越校園,那大學與城市融合的巧妙,把框線去除了。不知怎麼,我覺得台南的天空,比公館上空還要來的高與遼闊。

  會想到澳洲(或是其他國家)去,最主要還是想看看世界另外的地方,是怎麼教育他們的孩子的。Ken說,他們一上大學就開始實習,一邊上課一邊實習,一直到畢業為止。他們注重的是實際運用(practical)。即便是學商的Penny姊姊也說,他們在大學上課時,絕對不止是用課本,一個又一個的case往妳身上丟,教授們要妳學的是:該怎麼處理這些問題。

  這只是澳洲,那其它地方呢?世界還好大,我想去走走,去看看另一頭的風景。

  我應該覺得幸運,在念書這一段路程上,家人永遠是全力支持的。他們從來不會反對我升學,甚至願意負擔我到國外的學費。記得高中時母親曾告訴我:「不要擔心學費的問題。如果妳想唸,我們就會支持妳,會讓妳去唸的。」

  我的未來,究竟會落在何方,時候不到,我想沒有人會有答案。就連我也不知道,但至少,篩選過後,下山的路似乎越來越清晰了。應該,我能夠找到最後選擇的那一條,安然緩慢而且不後悔地慢慢走下去。


2010.9.26


備忘

1)寒假/暑假找個成大的老師談談,關於未來的不安與可能方向
2)寒假到成大臨藥所找個實驗室待一個月
3)暑假一個月到藥廠/藥局實習
4)IELTS各項7.0、總平均7.0以上


Grade Cut Off % Range Cumulative Weighted Grade
1 (Serious Fail) 0 - 29 0 - 1.99
2 (Fail) 30 - 46 2.0 - 3.74
3 (Fail) 47 - 49 3.75 - 3.99
4 (Pass) 50 - 64 4.0 - 4.79
5 (Credit) 65 - 74 4.8 - 5.79
6 (Distinction) 75 -84 5.8 - 6.19
7 (High Distinction) 85+ 6.2 - 7.0

Avg. 5.5up
It is recommended that students have at least 2 years work experience as a pharmacist.

→或許可以先選擇在高屏工作一年,同時準備雅思考試。

5 回應:

icee 提到...

是大福的圖!
你目標定的好奇怪喔,應該定全過6.5吧,這樣太沒野心啦!

Hildegard 希德嘉 提到...

對啊是阿福!(高興)

對於唸書這件事情,能獲得的訓練未必是所謂職業性的直接相關。例如說為什麼我們要學數學,從小到大念那麼久,那麼痛苦、讓人抓狂,為什麼還要念?不是工程直接應用到的,基本上也都還給老師,不是嗎?

又如國文課,大家始終在爭議文言文比例、考試負擔啥的,可是我們學這個是為了當作家文學家嗎?

學數學真正的目的是鍛鍊一個人的邏輯和思考(所以強背解題公式無異是謀殺自己的腦袋),學國文的目的是讓人有能力充分溝通、充分表達他想表達的意思,這兩個不是職業直接技能(要當數學家/文學家,光靠小學中學那一點是不可能的),可是卻是深化其他專業能力的基礎。

同樣的,念研究所的目的,也絕對不僅僅是為了將來要走學術路線。當然現實的說,職場上有個文憑是不錯的,但是這文憑之所以值錢,是因為研究所教給學生的,是如何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值錢的是腦袋、是能力,而不是那張紙本身。

不是說為了學習獨立解決問題一定要念研究所,可是念研究所的確是個比較有系統而且比較快的訓練方法,你可以在一套已經建立完善並且相對嚴密的步驟裡得到訓練:選擇題目、閱讀文獻、調查背景資料、設計實驗、歸納檢討結果、產出論文。論文本身有沒有學術價值不是很重要(我可以直接跟你說99%的碩士論文是垃圾),可是經過這一遍流程,你看任何事情跟分析問題的能力會變得更主動更全面,這才是碩士畢業的價值。

不要侷限自己。人生很長,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難就難在人要有勇氣選擇會讓自己內心直覺感到喜悅的方向和使命。這個只有你自己知道,要多傾聽你心裡的聲音。萬一現在選錯了也不要太消沉,走錯路不要緊,覺醒得遲也不可恥,找一堆藉口不讓自己回來才可悲。

老太婆囉囉嗦嗦報告完畢....

少言。 提到...

是的,是阿福。大家都愛阿福。(笑)

@Icee
這是澳洲某間大學碩士的入學資格,所以我就先這樣訂了。

@希德嘉
我真的很開心,每次希德嘉的文章總是會讓我再去想很多沒有思考過的觀點。(如果可以,偷偷加個精華之類的意思XD)
覺得有點,應該說微妙嗎?在接受教育這麼多年以後,好像才漸漸發現教育的真義。學習在學的,不只是學科,而是那一些知識背後、能夠塑造出一個人的力量。
但願我也能夠傾聽的見內心的聲音,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且努力完成這一個心願。

「走錯路不要緊,覺醒得遲也不可恥,找一堆藉口不讓自己回來才可悲。」
喜歡這一句。=)

icee 提到...

澳洲也太..不要求
基本上沒有全過6.5一般學校會要求你上一些英文課。科科。

少言。 提到...

@icee
好啦...再說吧。目標什麼的,先有就好,至於能不能超過,還是要看個人努力囉。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