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Placebo @ Taipei TICC



當現場燈光開始打亮,我看著身旁的Fee一眼,有些難過地說,他們不唱安可了?Fee笑著搖搖頭,說,場子太大了,應該不會唱了。看著台上工作人員開始拆卸樂器,我想著我的Twenty Years還沒有唱。


時間追溯回寒假,我還在屏東享受著日光,毫無警訊的,Fee河道上的一條噗浪把我狠狠炸飛:3/13 Placebo台北開唱!!簡直像是老天爺為我慶祝的20歲生日禮物!(好一個特別成年禮>///<)

TICC的場地比較像是聽歌劇的處所,媲美電影院的沙發椅非常不適合當作搖滾演唱會現場,主辦單位甚至再三提醒不要在座位上站立,我和Fee對看一眼,開始在位置上扭來扭去,兩人都在想屁股黏在椅子上要怎麼隨著節奏搖擺打拍子?(搞不好Brian看到全部觀眾都坐著就很不爽,開始砸吉他,Fee如是說;我則在想或許Brian也會乾脆坐下來唱)

暖場第一團,瑪莉看見未來充滿著Muse和Coldplay的影子,感覺找不到自己的特色。暖場第二團回聲,雖然有了自己的特色和生命,卻不免又回到台灣pop rock的風格,不是我的菜。幸好暖場團只一共唱了一小時,不算太難熬。中場休息又是幾乎40分鐘,等的我和Fee一邊聽著背景音樂開始閒聊。(「放大聲點!」聽見Kasabian的Fee如是說)

看見橫過舞台的背景螢幕,有點興奮等會會不會像Mew的演唱會那樣投打影片背景。我告訴Fee我喜歡Brian在水管上一支Post Blue的LIVE上,跑到台後拿了一支擴音器衝到台前唱歌,超可愛的!Fee卻覺得舞台太小,Brian大概也沒有地方可以跑。Q_____Q

燈光開始熄滅,頓時尖叫四起。開場影片果然震撼地以超級大幅的日蝕降臨!當人影緩步出現在舞台上時,大家全部站了起來,台下A區的觀眾全部一股腦地往前衝,擠到台前去!!燈光混合著節奏爆炸時,已經沒有人在乎能不能站了!!!XDDDDD

本來開場前還有點擔心Brian的頭髮會不會像For What Its Worth官方MV裡的那樣,但黑色俐落秀麗的中長髮垂到頸部,看起來很清爽。(妹妹頭?!XDDDDDD)白色襯衫襯著黑色馬甲小背心,黑色窄筒長褲裹著細長的雙腿,深色皮鞋,樣子超完美!>/////<
Stefan罩著一件白色西裝外套,幾首歌之後就脫掉了,只剩深色襯衫和白色西裝褲。
至於Steve……我注意到他的時候他已經光著上半身了,所以根本不知道他原來穿什麼(或是有沒有穿)。XDDDDD(遠遠的小Steve看起來好像McFLY的Dougie ⊙⊙)

第一首果然是For What Its Worth,我歌單上的曲目之一,超棒!先前短褲啤酒肚大叔(「怎麼辦我忽然想看大叔彈吉他!XD」Fee如是說,短褲啤酒肚跟電吉他的搭配很微妙啊!XD)在幫Brian調音時,刷著吉他聲聽起來非常非常像這首的前奏啊!!超級超級適合當開場曲的,我跟著副歌唱,"For what it's worth, for what it's worth."用力用腳跟打著節拍!接連著第二首Ashtray Heart很流暢地接了下來。現場聽見Brian的聲音真的非常感動,有種震撼人心的魔力!他的聲音太太太過特殊,就算被擴大器放大幾百倍,那種誘惑力依然存在,甚至加劇!全場配合著大唱"Cenicero, cenicero",感覺非常非常有效果!站在二樓看下去,看的見滿場的躍動的人頭、高舉的雙手,還有Brian美麗的身影(喂妳把其他人放哪),一覽無疑,看的見別人的沸騰,感覺的到自己的興奮!超棒!

Battle For The Sun就連前半段緩慢的旋律都加強了,變的非常搖滾。如同跳針似的歌詞,讓我不得不一直跟著大唱,腳跟跺著拍子,眼睛緊緊吸在Brian身上,看著他的動作──向前、向後、原地跟著音樂踩著拍子,貼著麥克風,我好喜歡好喜歡吉他手邊踏著節奏邊彈奏的樣子噢!(加分加分加分加分)>/////< 最後結尾慢慢一個字一個字像著魔一樣一一拋出,聽著Brian將曲子終結,再為下一首拉開序幕。

我喜歡Sleeping With Ghosts / Soulmates的前奏,那個叮叮叮的旋律,搭配上後面背景的影片,有種屬於英倫的憂鬱感。我跟著旋律前後緩緩搖擺,燈光搖曳閃爍,配合Brian的聲音,場景忽然迷幻不真實了起來。

唱完了SWG,全團停了下來,換了樂器,Brian說了個關於小時候媽媽帶他上教堂的小小故事,那個對著麥克風打哆嗩的舉動真的是超超超超超超級可愛的!!!>/////<(怎麼可以呢都要爆炸了啦)so, we both can Speak In Tongues. 「哦~~哦哦哦~~~」的大合唱也很high!

Follow the Cops Back Home的出現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聽到前奏無法克制地尖叫起來(雖然這首根本就不是high歌)──我真的太驚訝了!能聽到這首的LIVE算是稍稍彌補了這次沒能聽到Twenty Years和Post Blue的遺憾。跟著旋律左右晃著,慢慢的搖,偶爾擦過Fee的肩膀,看著Brian的表演。Placebo的LIVE跟唱片裡聽見的完全不一樣,更激烈、更情緒──這就是他們的魅力,我好愛。

其實每一首的前奏一下,我就開始瘋狂回想這會是哪一首(我其實都不知道歌名,但卻都能跟著唱出副歌)──聽了很久,我終於想起這是經典Every You Every Me。"Sucker love is heaven sent."一唱出來,第一個重節拍打下去,我跟著,用力踏出節奏。全場沸騰。就連右邊似乎不熟歌曲的女孩也能跟著副歌大喊"Every me and every you."我的文字沒有辦法清楚寫出LIVE演奏的震撼感──那只有親身體會才能了解──下次Placebo再來時,請一定務必要再經歷一次。

Special Needs的背景影片似乎是個印度女孩,黑白畫面,曼妙的舞姿,配著台前Stefan和Brian的身影,很奧妙。"Remember me when every noses start to bleed, remember me, special me." Brian said, let's Breath Underwater. 副歌的重節奏,讓我想把臉狠狠埋入水中,強烈的節拍彷彿窒息,用力在水中大口呼吸──breath underwater, coming out for air. Coming out for air, sick of slaughter.

出門前在PTT上看到很多人在期待著Julien。對這首歌沒有非常特別的感覺,但這次LIVE卻狠狠將我震撼在原地。當四周吵雜,音樂爆炸,我卻感到無盡空虛和哀傷──Julien, you're a slow motion suicide, slow motion suicide. 我聽見旋律不斷回複、回複,聽見Brian此刻乎 然極度憂鬱的歌聲,他在台上,如此投入,卻讓我感覺他是那麼遙遠,那麼孤獨──我們之間的連結只剩下音樂,還有那一句句slow motion suicide。明明是搖滾,卻令我眩然欲泣──Placebo,你讓我怎能不愛你?

當餘韻尚未完全停歇,The Never - Ending Why又把我炸上天空。強烈節奏擠壓著心臟,腳又不自覺地跺了起來,膝蓋彷彿加裝了彈簧,Time will help you through, But it doesn't have the time, To give you all the answers to the never-ending why. 我跟著唱,情緒在臨界前徘徊。

接著一首Come Undone又把空氣自我胸口中奪走。聽著Brian的嗓音訴說著You don't know who you're coming across. You don't know how you're coming across. So you come undone. You come undone逼的我想落淚。那種屬於Placebo的喧鬧對比下的孤獨感又回到我心中,掐著我的心思。Brian在台上依然完美,卻完美的讓我想哭。曲末他拿著吉他在音箱前擺盪,隆隆迴盪的迴音拉的我的心好慌,那些震動震懾著我的心,似乎非把水從中擠出不可。(兩首慢歌都這樣,讓我心中無限渴望上前拍拍他的肩,帶著快哽咽的語調告訴他:Brian,你別盪了,你把吉他盪的我心好慌好想哭;you're just breaking my heart.)

Devil In The Details又把我內心還沒結束的憂傷踩在地上,把我拉起,往上推,推,直到我站起,直到我回到雲端,直到我看著Brian卻只能跟著他的征服擺動。The devil in the details. Looks like the devil's here to stay. 我已分不清台上的Brian是否就是惡魔化身,如此蠱惑人心。

趁著樂團換樂器的空檔(我已經忘記數他們究竟換了幾次樂器),我告訴Fee,他們再這樣交替慢歌和快歌,會把我折磨死。我的心臟無法承受太多這樣快速劇烈的情感震撼交替。Q______Q

前奏一下,我又差點尖叫了。Meds──我好愛好愛的Meds!!親愛的親愛的,你是否忘記吃藥了呢?Brian不斷問著、問著、問著。這首在校園中獨自行走時聽,總讓我有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疑惑,無關於哀傷,卻是滿懷困惑。結尾,I was alone, falling free, try my best not to── Brian停在麥克風前,微微垂下頭,手腕抵著額頭,彷彿在回想(太可愛了太可愛了太可愛了!!!!>////////<),最後終於記起來似地將最後個字唱完:forget。怎麼可以這麼這麼這麼可愛啦啦啦啦啦啦,害我尖叫到不行,相信現場的所有女生應該都和我一樣心花朵朵開吧!

聽見Song To Say Goodbye讓我的心臟差點停掉。一直瘋狂在想,今夜就要這樣完結了嗎,就要這樣結束了嗎?Q______Q Brian你不要這麼壞心拿這首歌嚇我嘛!it's a song to say goodbye; it's a song to say goodbye. 全場都這麼瘋狂,只有我在焦慮,這樣很難受唉!>"< 曲終,燈光稍暗讓我差點要崩潰──一直看到樂團快速地換了樂器,我才終於落地。

Special K全場用力的bala-baba-balala超級可愛!Brian遞麥克風遞的很恰當,謝謝你給我們唱這種不太需要語言記憶的片段!(laughing over & rolling)用力地扭動身體,合著節奏大吼bala-baba-balala真的超級開心!!>/////< 這首的LIVE真的很轟炸!我貪婪的目光緊緊鎖在Brian身上,看他踩效果器,看他刷著吉他──no excaping gravity, no excaping gravity.

See you at the bitter end,這是Fee在出發前留在我噗上的一句話。我一直感覺這句歌詞好熟好熟,卻想不起那是那一首。(沒辦法,MP3總是不會顯示歌詞的,我也純粹享受音樂,無心注意)The Bitter End, bitter end, see you at the bitter end. 每個音符都像是用摔的摔入心口,捏著五臟六腑,跟著踩著腳跟打節奏。

曲終結束,燈暗,所有人離開台上。剛經過Song To Say Goodbye的折磨洗禮,我壓根沒料到演出會停在The Bitter End之後。我和Fee一下錯愕:現在是……中場休息?!螢幕上打著一個只穿著奇怪粉紅羽毛裙的女生不熟練地跟著經典旋律旋轉跳著芭蕾的畫面。大家開始躁動,卻又有點手足無措──想喊安可,但是感覺事實上演唱會還沒結束;不喊,又深怕他們真的不再出來了。燈還沒全亮,所以應該還沒到最後──直到團員又一一回到台上,尖叫四起,我想把聲音喊啞。


迴旋的前奏旋律讓我的手指在前座上像在鍵盤上彈跳著,Bright Lights,的旋律幾乎稱的上悠揚,讓心變的輕盈起來。心情一下子好愉悅。下一首Trigger Happy是整場我唯一沒聽過的曲目,但是既然是Placebo,既然是Brian,自然也沒有讓我失望。=) 頭一次聽他唱F*ck唱的這麼用力這麼大聲。讓我一直笑不停。XD

叫救護車的Infra-Red每次聽到歌詞都覺得很有趣!Forget your running, I will find you, I'll find you. 我也跟著唱,逃吧逃吧,我最後總會找到你的。Taste In Men爆炸般的性感。change your taste in men, change your taste in men. 我還沒跟著副歌晃夠,歌曲就結束了。在我還意猶未盡的同時,Placebo已經放下樂器,來到台前,六個人手牽手,深深向台下一鞠躬。Brian的飛吻丟滿全場,我還來不及接,還來不及反應吃驚和不捨(因為我的Twenty Years還沒唱啊Q______Q),他們已經下台了。我和Fee留在原位上,一種說不出的,混合了興奮和空虛的無名感在周身環繞著。燈亮了起來,大家似乎都沒有想喊安可的慾望,似乎都認命地讓Placebo離開。我坐在座位上,還想著我的Twenty Years。慶祝我20歲的Twenty Years。

雖然歌單上很多首都沒唱到,但是比起上次AAR+HBS+LP三合一演唱會,Placebo帶給我的震撼和感動實在太多太劇烈。瑕不掩瑜──今晚的Brian太美麗,太美好,太完美,讓我不忍心苛責他。他的舉手投足優雅卻瀟灑帥氣(我愛那一甩手、一回身),嗓音完全沒令我失望,貓著腰把吉他當鼓拍的動作太可愛,還有一定一定得記的雙手離開吉他,擱在耳朵旁配合歌詞的小動作,可愛到爆炸讓我尖叫(←點很怪),LIVE的咬字好清晰我好愛;Stefan不斷彎腰挑逗地對台下演奏,或是張開雙手,接受觀眾的朝聖/尖叫洗禮,或是伸長手,要大家配合地鼓掌打拍,修長的身影在舞臺上左右行走,帥氣地彈著bass,襯托著旁邊的Brian好嬌小;小Steve激動地揮舞著鼓棒,幾乎要把鼓皮敲破;全場激烈暴動的編曲好震撼(當然音響音效功不可沒),太美太美,我說不出的感覺──就是Placebo,比我想像中的Placebo還要多很多的Placebo,讓我更愛更沉醉的Placebo。

就算等了將近2小時才見到Placebo,就算有人覺得Brian瘋狂走音(呃,沒聽過LIVE都會小換演譯風格嗎,好吧也可能是我見識淺薄),整場綜合評價已經被加分加到破表了!*LOVE+醉倒*

謝謝老天爺給我這次機會,謝謝Fee告訴我這個消息,陪我一起聽,一起朝聖。

雖然沒有聽到Twenty Years有點怨念,但是但是但是,我們這次這麼乖,Placebo/Brian你們下次還會再來的對不對?(狗狗眼+搖尾巴)

Placebo Setlist TICC, Taipei, Taiwan 2010


不完美卻夠完美的夜晚。I think I'll see you at the bitter end. And yes, we f*cking love you, Placebo.



2010.3.14

2 回應:

匿名 提到...

你的歌單記的真清楚,我每次都只能回來靠股狗大神找大家的report才能拼出來(實際上
整場都在嗑藥^O^)感恩分享!! by peng

少言。 提到...

歌單其實也是從PTT上找來的!XD
我跟歌很熟,但跟歌名真的不熟。啊哈哈哈!
呃,嗑藥?老大您真是愛說笑~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