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人生


一個總是冷靜到彷彿沒有感情,但卻理性、技術高超的醫生,跟一位充滿愛心熱忱,卻可能太感情用事的醫生,到底哪個才是所謂的好醫生?我來說,如果我是家屬,醫生冷漠無情地治好我愛的人,我仍很感謝他;但如果醫生沒審慎的治好病人,就算是他熱心愛心,我可能仍然會恨他。

那麼,如何才是一個好老師呢?是冷漠無情,但卻可以逼出好成績,幫你考上好學校的老師呢?還是可以幫助你人格成長,體會學習樂趣,卻可能無法獲得高成績的老師呢?

--蘇俊銘【醫生、人生】


Dear 小銘:

  那天我用你解釋愛因斯坦於萬有引力的說法(就是那個斜射的彈珠、凹陷的毛巾還有球)給一個女孩聽,結束時她大呼有趣,豁然開朗驚喜的樣子好像當初我如醍醐灌頂那般欣喜。我終於能明白你為什麼喜歡教學,能夠看到另一個人同樣為知識的奧妙而歡欣感動,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

  我感謝那些曾教會我東西、幫助我成長的老師,無論是什麼。但是會讓我打從內心誠心滿懷感激,在想到他們時會忍不住微笑,帶著暖暖感動的,卻是那些幫我敲開知識大門的師長們。

  我必須說,我學了兩年多的物理所得到的快樂,比不上我捧著那本科普書籍,捉著你發問,在聽懂你解釋的瞬間恍然大悟的讚嘆。

  沒有老師,或許能夠靠自己努力獲得好成績(就像到了大學,念不念書全看自己了);但是沒有老師,要自己發現知識了樂趣、甚至是人生的體悟道理,如果沒有人引領,自己獨自闖蕩,會非常非常辛苦。我想只有少部分的人才有這種特殊的天份能夠做到,而大多數的人(像我),並不是這麼幸運。

  我很慶幸自己遇到好多很棒的老師,其中一位是你。即使我到現在還是沒有很喜歡物理,但是某些時候,我還是能夠欣賞她的美,是老師讓我看到了這個可能。這對我的人生來說,比好成績還要重要。因為,要是不能夠從知識,而僅能夠從分數高低去獲得快樂,那麼我想,就喪失了知識本身的價值。


  這學期多了很多在醫學院上的課。經常,我必須穿過醫院大廳才能抵達教室。(有時則是中午休息時去買便當)我經過很多病患,多半是年紀大的老人家,消毒水的味道瀰漫在空氣當中,常溫的空調把空氣抽得更冷,不得不有種蒼白虛弱的感覺。我試著讓自己習慣這種氛圍。想到那些醫務人員必須長年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每天看遍人生最不堪、痛苦的一面,生老病死,還要維持自己不精神衰弱,真的很不容易。

  其實我常常會想到這個問題:冷靜,或是人性?我必須說,一個在手術台上卻因為情緒而連刀都拿不好的醫生已經稱不上是醫生了。畢竟他面對的可是最脆弱、最稍縱即逝,無法挽救,也沒有路可以回頭的生命。他可能是某個人的父親、兒子或是祖父,她可能是某個人的母親、女兒,或是奶奶。只要一個差錯,桌上的人可能就會撒手人寰。

  但是我們面對的是人,我們不能夠站在人性之外。當一個人沒有感情,沒有人性,那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情,我想。已經是生病、不舒服,或者孤單的病患,來到了醫院,在診療室裡面對的卻是一張冷冰冰、毫無關懷的機械面孔,心理作用疊加上生理作用,肯定會更難過。我聽過無數次,爸爸提起帶著阿嬤去醫院裡就診的場景,他總是會語重心長地告訴我,不能夠因為自己懷抱著專業知識,而不把人當成人看了。

  我想,最理想的狀態應該是在診斷過程中保持著專業,最後仍不要忘了設身處地,從病人的角度去關懷。這樣聽起來醫藥從業人員還真不是普通辛苦,不過,這世界上應該也沒有不辛苦的職業吧。

  希望我也能從其中找尋到快樂。


(最後:身為被罵的醫學院生,好像我應該說些什麼維護自己;但是我們學校很多學生的表現讓我不禁感覺,失去接受批評的雅量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


2009.12.5

2 回應:

小銘 提到...

我可以在我的blog引用你的文章嗎?
有時覺得你比我原本寫得還更好呢!!

還有,那些穿著白袍或是很專業的人士
並不那麼像你說的,都知道自己想做什麼
(你的另一篇文章中提到)
年輕時會迷茫是很正常,表示你有在思考
想讓自己的潛能有更大的發揮
不甘心就這樣忙茫盲地跟著走
許多大人們看似穩定安分地作著自己的工作
或許只是無奈.無力.不敢再有更大更多的夢想
有困惑是好事,有大困惑才有大智慧
只要是經過自己思考抉擇後的選擇
就算只在小城鎮當個小藥師
也可以是個很幸福快樂滿足的工作
(就像在小城鎮當個教物理的小老師嗎!?)
蘇小銘

少言。 提到...

當然好。=)

有時候真的會很希望能夠回到高中國中那種「什麼都不用多想,讀書就對了」的單一目標日子,只可惜時光不能倒流,人再怎麼都一定得成長。

那天何美意老師課堂上演講,她說:人生就好像在拆禮物,拆包裝紙的過程當下感覺很漫長、很痛苦,看不見禮物究竟長什麼樣子,好像永遠看不到終點,但是當我們經歷過了以後,再回頭去看,它也不過就只是一張包裝紙而已。

希望我現在這些茫然無措也只是包裝紙而已。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