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坐一會吧



親愛的黃:

  看了妳紀錄的對話,心忽然微微震了震。

  現在回頭望去,高中時候的我們都只是孩子,按照著大人們希望的方向去走。十八歲對我們來說還太早,卻已經要為自己的人生下一個重大決定。而多數的我們都很惶恐,像瞇著眼看地上的麵包屑,一邊往前一邊懷疑這是否真是正確的路。

  這一個學期,我週遭的事情彷彿全數被人一夕換新,新宿舍、新室友、新教室(這不只是一棟大樓到另一棟大樓的距離,而是四個捷運站以外的區域)、新同學、新社團、新作息。太多新的事物幾乎讓我懷疑自己究竟還剩下什麼沒有改變的。

  幾乎每天都要到醫學院上課。它和醫院連在一塊,時常見到身著白衣的人穿梭不息。我看著他們,滿心羨慕。課開始往專業科目移動,困難度一下驟升,挫敗感急速飆高,有時逼的我很想告訴自己:或許極限就在這兒了。看著那些用功的同學和專業的人們(例如老師們,或者醫務人員),我好羨慕他們,他們都知道自己要什麼,喜歡什麼,正在做什麼,而且能夠朝那個方向努力。我羨慕那些專注作著自己喜歡的事的人們,像那些熱愛科學甚至不畏別人眼光,甚至能夠驕傲地把標有GEEK字樣的T恤穿在身上的人。那樣的人,能夠很單純地生活,享受著很單純的快樂。

  我曾經一度以為自己也能夠是這種人,我一度以為知道自己要什麼;當然那也只是一度。

  妳知道,我今天走回宿舍的路上被一位狀似推銷員的先生攔下。他似乎是求職公司派來的,其中有一句他問我:「那你知道你畢業之後要做什麼了嗎?」我飛快地回答他:「我知道。」他離開以後,我繼續向前,但是那個問題卻不斷在我腦海中回放:我真的知道我畢業之後該何去何從嗎?

  念研究所,出國唸書,考執照,在小鄉鎮當個小藥師安身立命,這些,真的就是我真正想要的嗎?

  即便都走到這兒了,我們仍在撿拾著麵包屑,猜想著盡頭的那塊麵包是否真是我們希望得到的。

  這種矛盾和不安感,幾乎讓我想踢自己(或者牆壁)幾腳。我彷彿走到了崩潰邊緣,拉住我的只剩下音樂。(感謝老天,音樂真的能夠拯救靈魂)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總是在換耳機的緣故,又或是我在別人眼中彷彿耳機中毒患者。(那些旋律彷彿麻醉劑,把我帶離開現實,再給我一口氣)

  台北變冷了,而在這裡,我仍常有孤伶伶的感覺。有很多話想說,但不知道該對誰說,又或者誰能聽的懂。我討厭這種being alone,它讓我在遇見以為頻率相似的人時會不顧一切彷彿溺水的人般,想緊緊抓住眼前的求生稻草。(它曾嚇壞過人,而我惡厭以為得到後又失去之後的極度失落)我想念妳們,想念南方溫暖的陽光和16班的女孩子們溫暖的微笑。

  也或許夢想會更迭,我們只能不斷變換方向,往自己認為對的地方走去。我慶幸自己,至少還能偶爾停下來,握一握彼此的手再繼續往前。

  不說了,還有兩科期中考在等我。妳看,妳都比我還文藝了。=)


2009.11.30

2 回應:

Sarah 提到...

好冷~~~
不知這時妳考完沒?
老師有分巧克力給我,好吃!
在這邊跟妳說聲謝啦!

最近好忙好忙,系學會、急救隊、練箏,
感覺腦子快不夠用了!

對未來感到茫然是這時代的我們的宿命,
但Que sera sera,
把那種心情甩開吧!
在這美好的年紀就應該要享受生命,
即使是獨身一人也要不滿足的去探索世界,
使自己忙碌,哇哈哈!!

ps.我好冷喔...一直在發抖的說...
不知這樣會不會變瘦...(←這人有病...)

少言。 提到...

我星期四考完了,不過週末都排滿滿,現在有點要感冒的跡象......QQ

有時候我也會希望自己很忙很忙,但真正面臨要不要接工作時,又會猶豫不想讓自己無法應付。所以我很佩服那些到國外留學還要邊打功負責自己生活費的學生,因為他們曾經被磨練過,所以之後都變成很能力很強的人。

冬天多加點衣服吧,不要讓自己感冒了,健康真的很重要。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