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大海教我的



  打開門,下午五點多的陽光被一旁的民宅遮去,妳拖著一把有著粉紅蕾絲花邊的洋傘,往海灘的方向走去。那個心願既瘋狂又不切實際,畢竟對於背包客來說,白色長擺洋裝絕對不是適合旅行的裝扮。可澎湖的海灘是那麼美,讓妳不得不想實行它。

  在那,妳只看見兩種顏色:白色、藍色。可又不單純只是白色和藍色,最近的天空比較深,越往地平線越淺,和最遠處深藍色的海拉出一條界線。最深的海是深藍色的,往海灘近點又多了些藍綠,再最近是透明的淡藍。白色是沙,比肌膚還白的沙。細密,被日光曬的溫暖,一點點燙腳,卻因此讓腳指頭在沾上浪花沫的那一刻更貪戀清涼的觸感。

  那兒的海跟妳嬉戲,她用清澈的顏色誘惑妳,向妳招手。夕陽不再那麼熱烈,妳想:好吧。

  脫了鞋,妳往海走去。潮汐聲一來一往,在耳邊波濤。浪花舔上足尖,那一瞬間,妳再也不想離開。海浪吞沒妳的腳背,妳的足踝,再來是小腿,再來是膝蓋。妳拎起裙襬,不讓頑皮的她弄濕妳全身。

  緻密的沙在腳下被海浪帶走。妳能夠感受每一顆沙粒的流動。當她退走,妳拔出腳,開始在沙灘上奔跑。潮濕的沙在足下挖出一個個腳印,有些是妳惡意重踩的凹陷,另一部分是妳無心走過的痕跡。水來了,水走了。妳回頭,身後,浪花帶走了沙,帶走了腳印。妳站在水中,感動地想哭泣。

  那一剎那,妳豁然明白,不論妳做了什麼,大海永遠會選擇原諒。

  當晚,妳在明信片上用力書寫,努力告訴每一個人這裡的海灘多麼美麗。這裡擁有最美的沙,最美的海,最美的風,和最美的日光。但是妳感受到的,她帶給妳的、撫慰妳的、治癒妳的,卻是妳無法用文字去形容。


  妳愛這裡。不只因為妳曾在此來到人世,也不只是因為這裡擁有最棒的海灘,而是因為在澎湖,妳永遠能找到一片只屬於自己的沙灘。


2009.8.13 山水的沙沒有隘門的白,卻帶給我更多溫暖。

2 回應:

小銘 提到...

9/2(三)人有在屏東嗎?
有的話請到我網誌看看回應一下

蘇小銘

少言。 提到...

報告老師我不在,我在台北......Orz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