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生活



最親愛的女孩:

  妳好嗎?感覺許久沒和妳說上話了。期末考結束之後也沒有閒適的感覺,忙著搬家(天知道我們學校在一天半以內就將我們從宿舍驅逐),接著就是拯救小表弟的成績。

  到阿姨家最近的松山車站牌要一個小時的公車車程,連續兩個星期下來,對於台北市的陌生感終於又驅散了一些。一直努力地認識路,嘗試在心中架構起台北市的地圖。很認真在生活著,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先前對朋友提起,上了台北以後,似乎還沒遇到一個方向感比我好的男孩(親密的,不親密的)。我說,這個年頭,女孩子似乎只能靠自己了。

  偶爾會想到他。那一夜他傻氣的笑容,兩個孩子一起迷路卻也無所謂的好心情。

  一個人搭公車很有趣。我喜愛上了車,發現一整車的空盪,座位任我挑選。喜歡靠窗,又不想開口請身旁的乘客借路讓我下車;不挑前方的博愛座,因為覺得不安心,彷彿隨時都有人要上車,要把座位讓出去;早上向東北走,下午西南回來。所以,總是揀左側的最後一個單人座,才能曬到最少太陽。就大大方方地坐下,看著窗外的景色發呆,看行人,看車,看大樓。不然就是觀察上車的乘客,猜測他們挑選座位的理由。除去價格不說,相對起668高樓夾道的南京東路,我偏好311的仁愛區,特別是回程,寬碩的馬路、拉開空間的廣場、高聳的101、國父紀念館,還有有樹蔭遮蓋的仁愛路。午後的陽光從大片的車窗玻璃中斜斜灑入,天空藍的可愛,偶爾幾朵白雲綴飾。

  通常是回到了新生南路上,乘客多了起來。大多數時間我只是盯著窗外發呆,只有在車停下的同時我才會稍稍注意上車的新客,有沒有需要讓座的。有時遭遇放學時候,背著書包、成群結隊的國高中生雀躍地擠上了車,吱吱喳喳聊個不停總讓我感覺青春真好。偶爾,會有媽媽帶著小朋友,或回家,或出門辦事。我會偷聽、偷看孩子們和媽媽之間的對話。天真的眼睛、純真的語調都能讓我的心情再更好一點點。

  最終下了車。刷了悠遊卡跟司機道了聲謝謝,又回到人聲鼎沸的公館。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中,躲開瞬間又會襲擊而上的孤獨。

  我猜我確實想家了。


  還記得我說過,我小時候的志願是當名老師?說真的,人非得要到試過之後才知道事情的難處。表弟的基礎不好,幾乎是得從頭教起。只是,我有的只是三個星期,又怎麼可能把三年的知識一口氣補齊?

  上數學、講解英文,一點點物理化學,參雜點生物。但是他最希望我講的還是地理和歷史,說那彷彿是在聽故事。當然,這種學習方式,辛苦的是我,輕鬆的是他。說一戰、二戰,白色恐怖、天安門事件,猶太人的故事幾乎逼的我掉淚。(幸好我沒有講南京大屠殺,否則我想我可能撐不下去)我忽然好崇拜歷史老師,能夠把歷史的每個細節都記的清楚,串成一篇一篇的史詩,讓我們著迷不已。

  這大概就是我第一次的家教經驗了,我想。至於成果如何,他放榜了之後再說吧。


  我要回家了,很快。等我。

  妳說妳要出國,直到九月才回來。那麼有沒有可能,在妳飛出去以前,我們騎著摩托車,出門來一趟短暫的小小旅行?



2009.7.11

6 回應:

海賊貓 提到...

(偷閒游過來瞧一下)

呼~下次我來帶你去我知道的謎之台北私人廚房聊聊吃吃吧?XD

少言。 提到...

好!!!!!!貓貓的私人廚房耶!!

但是得先讓我在屏東減完肥!!XDDDD

海賊貓 提到...

我可以帶你去能胖回來的餐廳~(喂!)

等你上來時再通信或發噗約一約吧~~XD

少言。 提到...

這樣不太好,因為我甚至都還沒開始行動...(爆炸)

好的好的~你一定能在噗上看到我的。XD

熒(螢) 提到...

女孩,有時候我會擔心,是不是我總讓你失望難過?

我說過喜歡你的文章裡提到我,那總會讓我有想哭的衝動。所以你寫了,專屬我的信,名稱是親愛的女孩。
但我總是自私的,只有偶爾的來看這麼一次,且總漏接到你的想念或難過。

每次每次,我都一定要對你說,我愛你的文筆,好愛好愛。我能看到你燦爛的笑靨在那明信片般的彩照上,我能想到你是以怎樣的心情走在那天的路上......我能看到你,也一直想著你,即使我是如此的不體貼。

我想要照你的風格改變我的部落格,我想要順著你的文筆續寫我的心情......我想要知道你知道,我有多麼戀慕你的文筆。

我最親愛的女孩,對不起,我是真的想要像你一樣,讓你知道我有多麼想你。

B2和B1還是這麼恩愛嗎?他一定會喜歡你帶他去曬的太陽,像我一樣,喜歡你暖洋洋的瞇瞇眼。

少言。 提到...

別想太多了,妳從未令我失望過,縱使有,妳也有妳的苦衷。

我厭恨自己的情緒有時總來的這麼突然,把自己狠狠淹沒其中;例如那天帶著滿身疲倦,坐在從宿營回返的遊覽車上,一闔眼,眼淚莫名奇妙地落下,我不敢睜開,也不敢用手去擦。
我愛我的情緒,也恨我的情緒。因為它們所以我是我,即使很多時候我會因為它們而痛苦。

不必欣羨我的文筆,它沒有那麼美,沒有美麗到能支撐我溫飽。

那天走在回家路上,我不禁想著,如果我們住在同一座城市,是不是我們之間的距離只有一通電話?
我會把妳設在速撥鍵的第四格上,按住三秒後就能聽見妳的聲音。

不必改變妳的部落格,它們是妳原本的樣子,它們是妳,一部分的妳,因為妳而擺設,是我愛妳的那個樣子。

B1和B2落坐在我的新書桌上,它們有更大的空間可以活動了。依舊是手搭著手。

(另外,我沒有瞇瞇眼,就算眼睛很小我也不想承認它。XD)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