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


嗨,親愛的,借我個地方,一個安靜、不容易被打擾的地方說話,好嗎?

快十年了,這裡看起來依然如此靜謐而令人安心。在這裡說話是安全的,因為我知道,不會有人看到,或者說,即使看到了,也不那麼即時,人們往往也提不起手回應。那很好,那樣我就可以認為沒有人讀。

但另一個地方就不是如此了,儘管我時常在上面堆疊很多東西,讀過的書、抄寫的句子,喜歡的、覺得有趣或想著哪天不知何時會派上用場的文章們。或許那就是個設計用來讓人們交流的地方,所以才會預設,所有發出去的東西、寫出來的字、說出來的話與意見,最終、最根本的目的,是被看見;被看見然後造成影響,甚至是引發(好或者不好的)反應。

還記得大學時桂綸在公車上對我說,我覺得妳好熱衷於分享妳覺得好、妳喜歡的事情啊!依稀她強調著這不是壞事,她不是負面的意思。這些年來我從不以為意,到逐漸明白了為什麼會有人認為這或許不是那麼好的一件事。

聊天與討論,在過程中梳理想法,得到的東西,是閃亮的、令我喜愛、對我珍貴的事物。每每回去再讀那些記錄,都覺得能夠有這樣的經驗真是太好了。可是這些東西,這些結論,難道對其他人來說,又真的都是重要的嗎?或者說,是新的、好的、未發覺的?比我聰明、睿智的人滿滿都是,我有什麼立場、什麼資格,去野人獻曝?

年輕時總期待能夠影響別人、引領別人,因為這樣帶給我成就感,即使是在無意間造成的。我不會說那些曾被我影響過的人們、誘發的想法或態度都是壞事,只是,這一種欲念,對我自身的性格與處事並沒有好處。如果說,現在的我還能造成任何好的影響,我希望,至少是我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導致的。

去年春天發生了一件糟糕的事,至今我依然不停在反省。
發言以前,指責任何人事以前,自己的想法,真的就是絕對正確的嗎?還能不能、有沒有更溫柔的角度去看這件事?
因為造成的傷害,是難以彌補的。
假使自己無法完全認同那樣的理念,甚至,假使那樣的理念真是不好的,可需要我去指正、導正它嗎?
畢竟,有太多太多的事與想法,說到底,都是自己與自己的事,是自己需要去面對、去修、去處理的課題。

所以寧願安靜了,不主動、(半)公開地說了。
如果還要說些什麼,透過故事吧,讓文字為自己發言。
只有被寫下來的,才是真的。


2017.4.27 照片攝於北愛Armagh

0 回應: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