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égory Lemarchal:我們天堂相會


(點擊標題閱讀全文)

至今我還深刻地記得,那是大三上的生化課,老師說著:「氯離子通道蛋白的構型被改變,導致蛋白失去功能,沒有辦法讓氯離子進入氣管把水帶過去產生黏液,所以就沒有辦法把細菌和外來物從支氣管中清除……」剩下的話我沒有聽進耳裡。

幸好,接著老師說:「下課。」才獲准我的腦袋能繼續保持空白。我在原位呆坐了好一會,才搖晃地爬起來走去廁所將眼眶中還來不及流出的淚水洗掉。

Cystic Fibrosis,這就是帶走Grégory Lemarchal的疾病,一個他在出生不久後就被診斷出的遺傳性疾病。





常常來我家走走或是在我噗浪河道上划水的人應該都會注意到,我有一個丹麥小王子(還占領了我的噗浪背景);但是你可能不會注意,其實一直以來,我還有另外一個來自法國的星光天使。我為小王子寫了很多、很多文字,我甚至親身見到他、親手把我的文字交給了他,但我從沒有正式為天使寫下些什麼。

我沒有說過,自己在生命的路途中停下來時,我想起他,就更有力量走下去。我沒有說過,我來自Liverpool的小熊就是以他的中間名Jean-Paul命名。我沒有說過,因為他,我更常去思考生命的意義與可能。



第一次聽見他是在飛莓的blog,一首Je Rêve聽得讓我不得不回頭去看究竟唱歌的人是誰,影片中那個笑靨如燦陽的男孩來自何方。但是google的第一項搜尋結果讓我愣在原地:原來早在2007年,這個活潑愛笑的男孩就已經離開人世。

他們說,帶走他的是個遺傳性疾病。他們說,得到這種病的人不適合唱歌。他們說,這種病沒有解藥,大多數患者活不過35歲。他們說,他出生不久就被診斷出來;他從小就知道自己罹病的事實。

我注視著影像裡他掩不住的黑眼圈、厚重的眼袋、深陷的眼眶、消瘦的雙頰,與沉靜下來時才會顯露出來的疲倦,猜想著他是怎麼看待他的健康、他的夢想,還有他的人生。



因為語言障礙,我不曾真正瞭解他說的話、他唱的歌。我必須透過英文翻譯,勉強理解在他所唱的一言一句裡,他想表達的、他想傳達的意涵。他唱生命有時很沈重,我們必須往前走。他唱我還活著,那可是無價、千金難買。他唱我嚮往一片人間樂土,那裡沒有紛爭只有安和詳樂。



大部分的影片裡,Grégory總是在笑。大笑、微笑,俏皮的笑。他扮鬼臉,像隻不願安歇的小兔子那樣動來動去,讓你也想笑著一掌拍上他腦袋:嘿,乖一點!他看起來是那麼樂觀、熱情,在他臉上彷彿看不見陰影。他看上去是那麼熱愛他正在做的事、和他共事相處的每一個人。他看上去不像是日子正在倒數計時,生命隨時都會走到盡頭的人。

  
  

「他會害怕嗎?」我想問。當他想起正在折磨著自己的疾病,還有他好多還沒完成的事情,相較起其他人短暫、有限的生命歲月,他會不會惶恐、怨懟?「我才20歲,我的人生還沒有真正開始,為什麼它就要結束了?」如果是我,這一個問題恐怕每天都會在我腦海上演。


Cystic fibrosis,中文譯作囊腫性纖維化,是一個相對較常見於高加索人種(俗稱「白種人」)的遺傳性疾病。因為基因異常,所以體內某種蛋白質失去了功能,其中一項病徵就是肺部無法清除過於濃稠的痰液,最後細菌滋生、發炎、感染,器官衰竭,最後死亡。這是一個目前還沒有實際解藥的疾病,除了支持性療法,患者能做的只有等待器官移植。

對於懷著這樣一種疾病的Grégory來說,唱歌絕對不是他最佳的終身事業選擇;然而,他卻毅然決然地決定擁抱自己的夢想。



我不知道他是怎麼在12歲這樣的年紀,就決定,要把自己的生命全數奉獻給夢想,因為就算是當年遇見他、20歲的我,都對自己的未來和人生,都充滿著不確定。

醫生告訴過他,他自己也很早就明白,選擇歌唱作為一生志業,也就代表著他原本就比別人還要短暫的生命將會更所剩無幾。如果他放棄這個夢想,或許,他還能夠再多活好幾年;或許,他能活到今天、他29歲的生日;或許,他能吹熄他30歲蛋糕上的蠟燭。

或許,我還有機會見他一面,而不是希望有天我拜訪法國他的長眠之地時,能為他捎上一朵他最愛的白玫瑰。



我知道,他必定有時會感到疲累,就像他在上頭那首他親手填詞的「De temps en temps」裡所傾訴的:時不時,我心上彷彿插著羽箭,來自病痛、來自挫折。(這裡有網友翻譯的中文歌詞;不懂法文的我正在嘗試從英文版翻譯再譯成中文,希望不要又是一張空頭支票。;))但是他從沒有真的放棄過。

"Le fait d’être malade c’est pas de rester les pieds dans les pantoufles sur un canapé à regarder la télé 24h sur 24h…ça c’est pas possible alors c’est action, action, go! go! go! comme on dit, voilà droit au but …"
「生病不該是穿著拖鞋窩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度過24小時又24小時...對我來說不可能,所以就是action, action, go! go! go!就像他們說的,簡單扼要。」(感謝google大神的英文翻譯)


有個歌迷在紀念他的文章裡寫到:「雖然他們都這樣告訴你,但你可曾真正遇見過一個名符其實地『不計代價也要追求夢想的的人』?」

我不知道多少人能做到如此,決定燃燒自己的生命將夢想兌現。

更別提他還如此年輕。

要做出這個抉擇,需要多少勇氣、還有多少毅力才能夠不半途放棄,讓先前的辛苦付諸流水?

太多時候,我們總會想:這太累了,算了,就這樣吧,讓它去吧,我放棄。每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我會想到Grég,我會想到他,是怎麼沒有讓命運擊敗他。他過得比我更辛苦,他比我更有資格抱怨上天待他不公,可是他從沒有真正丟下一切遠走。

他戰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我喜歡聽他唱歌,更愛看他唱歌。因為我知道,他是真的在用自己的生命歌頌,裡頭的每一個字、每一個音,都飽滿著豐沛的力量和光輝。

他用他的故事感動我,即便是在離開我們這麼久以後。

在我遇見他時,我20歲,而他早已離世3年;今年我22歲,有一天會超過他走的、還有13天就24歲的年紀。在那一天以前,每次遇到挫折,我會停下來,告訴自己,看看Grég,想想他是多麼努力地利用他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不願意向命運屈服,深呼吸,鼓起力氣再繼續下去;而那一天之後,我會告訴自己,要好好地活著、用力地盡情地活著,為Grégo活過他還沒來得及閃耀的歲月。


雖然你早已遠去,但我知道,你從未真正離開過。希望你在天堂,微笑依舊,永恆安詳,我的星光天使,Grégory Lemarchal。


2012.7.12 感謝你改變了我的生命。



8 回應:

Pan Pan Ting 提到...

HI HI, 我是今天才聽到他的歌, 跟你一樣在google的第一攔就發愣了....
你的文章寫的好感人, 看著看著我竟然默默流淚了, 不過我想就像你說的, 他其實從未真正離開過我們 :)

陳少言 提到...

你好!謝謝你喜歡這篇!
我知道喜歡Grégory的人很多,但是和我使用同一種語言表達Grégory是如何感動自己的人卻不太多……因此每一個朋友我都很珍惜!:)
他是少數我看見會又想笑又想哭、感到哀傷卻又感覺勇敢堅強的人。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他在我心中如此特別的原因吧。
很高興知道有人能夠透過我的文字而產生感動與共鳴。再一次謝謝你!

Pan Pan Ting 提到...

哈哈我才想好好謝謝你, 你寫的好詳細, 把我心中還沒丟出口的小疑問都一次講的好清楚 :)

上個星期六我法文班的老師放給我們聽du temps en temps。 第一次聽Grégory的歌, 就有被他的歌喉吸引住,還忍不住當下就逐字翻字典,試圖翻譯這首歌 。當時還在心中murmur著不過是首失戀歌而已,幹嘛這麼悲情!?

結果回家用電腦google到你的文章, 當我看到你說du temps en temps是他親手填得詞時,我立刻落了好一下子的淚....

不過淚擦乾之後,就像你說的, 之後每當有挫折時, 想想Grégory, 就會勉勵自己,要像他一樣堅強面對生命 :)

Merci beacoup

Pan Pan Ting 提到...

btw我也跟你一樣是在大三時聽到這首, 然後也是雙魚座, 哈哈 :)

陳少言 提到...

我覺得du temps en temps與其說是感謝戀人,更不如說是在經歷這一切挫折以後,Grégory以感恩的態度去謝謝牽著他的手、陪他度過這一切的人,包含家人。

哇,現在看到大三就覺得好年輕!XD(畢業之後感覺自己一整個急速老化啊Orz)

Pan Pan Ting 提到...

真的真的,感恩的態度值得我學習 :)
哈哈, 總之是真的很高興看到妳的文章,妳的文筆好好哦!!! :) 祝妳在法國玩得快樂啦!

匿名 提到...

謝謝妳的文章喔,讓我多認識Grégory這個人,現在才認識他,沒想到他卻逝世了,天妒英才呀。

陳少言 提到...

To Pan Pan:
謝謝你!:)

To Hetu:
It's my pleasure. 我相信Grégory也會很開心自己能感動這麼多人。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