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茉。



最親愛的女孩:

  正當我打算著手寫下這些字時,我以為天氣終於要開始明亮起來了,以為是時候把Owl City拿出來曬曬;似乎我錯了,那幾個微風涼爽的日子很快過去,綿雨開始在窗外逐漸下了起來。不過我想沒關係,Adam Young的聲音還是清新的值得一聽再聽。





  我想我不得不承認,這學期是我上大學以來,最快樂、最充實的一段日子。

  到天母的公車總是不會滿,我喜歡優雅隨性地撿個兩人靠窗的座位,不必擔心會有人在身旁坐下,靜靜望向窗外景色流轉經過視線。從石牌到天母的這一段路,越來越熟悉。我愛看窗外,看窗外人來來走走,看孩子下課,看別人等車,看店家的招牌、燈光。

  那天等著紅燈過街,看見一台公車正從我面前經過,右轉就要停靠我要上車的站牌。車轉過去了,以為大概得搭下一班時綠燈正好亮起,眼前那位先生小跑起來,似乎司機看見了,沒有把車門關上讓他上車;我跟著跑,公車等了我十餘秒,我竟然轉眼也上了車。心裡面飽滿都是感動。親愛的,妳要知道,那天已經是傍晚,下著薄雨,經過了一天上班勞累,司機先生大可不必等我,由著我搭下一班車;但是他等了,他讓我上車。車行期間,我聽見透過廣播,他向每位上車的人問好,向每位下車的人道謝。車到了底站,我刷卡的同時,很認真地帶著微笑,向這位值得尊敬的司機先生說:謝謝你。

  總是這樣的小小的快樂小小的感動,讓我感覺生活還是美好的。

  這學期帶了三個孩子,分別是國小、國中和高中。還記得我說過小時候的我夢想當老師?我想這一段時間,我的老師夢也圓了泰半。我珍惜跟這些孩子相處的時間,也幾乎是把我過去所學到的知識複習了一次。在教導高中妹妹的過程,我感覺,也許學習真的是這個樣子的,當下接觸的那些新知識,或許怎麼都學不會,但是當妳離開轉了一圈再回來,會發現那些東西的奧秘其實已經悄悄在妳心底展開了,妳忽然能讀懂了。而我真的好喜歡英文,比國中、高中的歲月都還要喜歡,到了大學之後,沒有人再逼迫妳,像刻鋼板那樣記憶、學習,反而像一本攤開的書,對妳淺淺微笑,向妳溫柔地打招呼,詢問妳要不要和它一起玩耍;妳會發現,這個時候的英文不再只存在於教課書上,它是如此生活化,如此富有邏輯(「所以」不再只是「所以」,妳看的見它的原因),如此具生命力。

  教學相長,我想大概也就是這樣吧。

  就連寫作業都特別開心。修了三門通識課,全部都只需要繳交報告,其中兩門更是讓我玩得不亦樂乎。什麼課程能讓妳寫、排版?什麼課程能讓妳分析文本寫報告?我的總是被人斜眼的興趣全數派上用場,開心地在宿舍當阿宅寫文章。

  過了一個寒假,忽然之間感覺和義光的距離靠近了好多,漸漸喊的出每個人的名字,約略記得起他們的系級,自然地聊天,一起分享小孩的事,甚至一起早起去晨打羽球。

  這學期修羽球課,本來以為荒廢了一年半,技巧應該會變的生疏,但出乎意料地,我似乎能感覺到自己的進步,甚至在期末勝了期初打敗我的一位同學。我一直不斷想起那三年的羽球課,妳和雲層,我和小樹的搭檔。她們說我發球的姿勢好優雅,我卻一直看見芳芳從容卻充滿力量的每一擊。還想起游泳課,冰涼的水,說好的八趟來回。我想念高中,想念屏女,想念老師,想念妳們。

  先前阿冷提起妳責怪我沒有告訴妳關於澳洲的旅行,我則怨懟妳也沒談及想飛上海看世博會的計畫。澳洲的獨自旅程是去年就在心中冒出的想法,寫在右欄的working goal好久,直到最近才終於似乎要兌現了。接家教其實也是想籌措旅費,至少讓爹娘少花一點。(我爹那天還告訴擔心的我娘:怕什麼,反正她之前存的那麼多獎學金大不了拿出來用!)隨著完整的計畫一點一滴逐漸成型,我也跟著興奮起來,還沒過期末考就幻想著趕快飛去彼岸那端,看看世界另一個角落,遇見不同的人們。每一個聽說我計畫的人都覺得我好勇敢,天曉得,我向來有的只有一股傻勁與天真,但我真的不得不開始期待,這一段肯定會在我人生中寫下不凡一頁的旅程。

  更早之前有兩天的天氣好舒適,是我上大學以來台北最美好的、短暫氣候,有飽滿的陽光,卻又有風,躲在陰影下是不沾身的那種涼爽。好棒,讓我好想翹課出去,抱一本書坐在樹下享受午後時光,或是再和女孩子們搭捷運到美術館,慢慢花費我們的下午。

  那一日瞧見一綠草地上白色的雞蛋花,我覺得好美、好純潔。希望妳也如此安好自適。



P.S B1 & B2要我向妳問好。


2010.6.9 幾天前日子又放晴,但今天傍晚又下起微雨了。

2 回應:

Sarah 提到...

話說大一下上桌球課時,我被同組一位數學系的學長形容:瘋女人...
不過剛好同組的另外兩人都是高屏的女孩,
他真的很可憐...

是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一直留言給妳,明明第一個留言都說聚餐時再講...
可能怕之後忘光光吧...
總覺得兩個人真的越來越遠了...
交集越來越小...雖然事實也是如此???
教育心理考完後人有點錯亂...
用來分析自己,越分析越害怕,但是理論卻告訴自己,這是童年成長經驗缺乏某些東西,然後自己就開始懷疑自己的動機,雖然課本也說過類似的情況,好複雜!!!!!!!!

少言。 提到...

沒關係,妳就寫在這兒吧。=)

我的記性很差,又特別容易多愁善感,遇見感動的事時,很希望和人分享,但我發現自己的言詞總會讓對方不知該作何回答;於是我開始選擇用寫的。我寫在這裡,抒發我的想念,抒發我的孤單,抒發那些內心的顫抖。我知道我的女孩會看的,即使她真的很忙。

但縱使她沒看見這些字也沒有關係,至少我為我的情緒找到了出口;在日月更迭以後的某一天,當我回首時,我還能記得那個時候的自己是多麼可愛。那正是我珍惜這裡每一個字的原因,因為它們是用真誠書寫下來的,是我的一部份。

如果妳怕忘了,怕找不到人說,寫下來吧,寫給我,寫給其他人,或者,寫給自己。

妳覺得我們越來越遠,我想或許是的,但是至少妳會想起我,偶爾地。當想起我的時候,想說什麼的時候,寫下來吧。雖然我們不再用紙筆捎信,但是網路上的字句依然能承載情感。妳知道我的信箱的,如果那些是給我的話。;)

當妳分析完自己後,開始感到害怕,應該停下來,問問自己,所以呢?所以應該要如何改變或是挽救?現在的自己是這樣的,那麼之後的自己應該怎麼去走?不要傷害人,不要讓自己後悔,那麼,我想動機已經不再重要,畢竟過去的經歷也是屬於妳,組成獨一無二妳的一部分呀。

期末加油,我們六月底聚餐見。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