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球迷記事



沒有專業,沒有指責,沒有假道學。沒有很懂,只是想隨意說說。

  世界盃就這麼不巧地在期末考週開始了。我在plurk的河道上,看著堂弟沒有錯過一場的實況轉播pu,努力和課本捉對廝殺──是一直到了看了第一場球賽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甘願爆了肝也要支持喜歡的球隊。

  說來有趣,或許是足球場太大了,時常的遠景鏡頭總讓我感覺像在看PS2的足球遊戲,就連裁判都會在小跑後逐漸慢下變成用走的。我打趣地說,足球或許是少數能夠讓選手行走的球類運動了。場上的人太小,要辨的清是誰對我來說很困難,往往只能看著球在兩隊之間傳遞著──卻忘記了,事實上,足球幾乎是個和紳士扯不上邊的運動。拉人、扯人、鏟球、絆倒、假摔,看見一名球員的膝蓋在對方帶球跳過以後出現的長長一道口子才憶起這項運動有多麼危險──那一雙雙在球場上奔馳的腳套著的可是掛著釘的球鞋。

  即便如此,那一群運動員們,還有成千上萬的球迷們,依然對這項運動情有獨鍾。

  第一場球是阿根廷對上南韓,只看了上半場,卻已經足夠讓我了解世界盃的魅力。看著他們靈活地帶球過人,精準地傳球,最後射門,必須承認,那一連串流暢的動作的精采巧妙。坐在沙發上、電視機前,你迫不及待想看到更多同樣刺激的攻防戰。(即使回到宿舍,面對還沒有)

  同樣我的確也得承認,自己終究也是個膚淺的女人。以往聽見朋友會關注足球,總忍不住揶揄地問:「到底是看球還是看帥哥呀?」「看球也看帥哥!」她們的回答總是理直氣壯。確實,球場上專注揮灑汗水的男人,努力的神態宛如鑽石般耀眼,讓人不得不停下來想多看幾眼。特別是進球、贏球時盡乎狂喜的興奮模樣,完全展露無疑的笑容如此富有感染力,連帶著你也跟著不得不微笑起來。


  堂姊蛋捲坐在沙發上,指著螢幕上那個不斷奔跑的16號小個子說著:「因此教練恨不得有兩個Lahm,一個放左後衛,一個放右後衛。」我才注意到這個神出鬼沒的後衛,總是在對方球員將球帶到德國禁區前時,出其不意地冒出來,一腳將球截走。真的如同蛋捲說的,總是充滿活力、判斷力極佳。而且他手上還帶著隊長的臂章。(「隊長臂章到底有什麼用啊?」「沒有什麼用,就是裁判判球員犯規的時候可以上去爭取一下,不過基本上沒什麼作用。」)

  無論是多強大的對手,在後場看見Lahm小巧精悍的身影,就已能令我感到心安。

  對上英格蘭,誤判的那球固然可惜,但卻也不得不承認,德國最初的兩球如同刀鋒一樣直接切開英格蘭後防線很是漂亮。

  第一場熬夜(也是目前唯一一場)獻給了丹麥。一直對這個小小的北歐國家很有好感,看過他們對上喀麥隆的那場,乾淨的白紅制服和組織的默契傳球吸引了我的目光,仗恃著終於考完期末,凌晨兩點半,我窩在沙發上,安靜地為這支北歐隊伍加油。丹麥隊隊員的氣質很一致,金棕色的頭髮、偏白的肌膚、乾淨整潔的外表,雖然沒有長相特別突出的球員,但是已經偷偷得到我的欣賞。(性格大叔門將Sorensen功不可沒)


  對上日本的決一死戰,丹麥隊員壓力很大。經歷了無法挽回的兩球自由球破門,即便新手如我,都能感覺到丹麥隊的緊張。押上後場全力攻擊的下場是再度被日本攻進一球。夜半,疲倦的我攤躺在沙發上,聽著主播風涼的冷潮熱諷,無力地跟著這一群小王子們,看著局勢走向不可收拾的地步。

  每次看著Agger發球,我稍稍打起精神,期待著丹麥隊員能夠收拾好心情,振奮起自己全力反攻,但這樣的希望很快不久又再度幻滅。或許是Tomasson真的老了,只能看著機會從眼前消逝。無力回天,眼看丹麥的士氣一點一滴的消去,我在沙發上,因為熬夜和輸球而胸悶。


  最後的20分鐘,年僅18歲的天才少年Eriksen被換上了場。他靈巧的中場跑竄為丹麥隊稍稍注入了一點活力,但大勢已去。凌晨四點半,我攤倒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螢幕上日本隊球迷狂歡慶賀。我是真誠、單純地為這支球隊加油,也為這支球隊的離場失落。

  該晚稍早,義大利輸給斯洛伐克、確定要打包收拾回家的那場,我看見賽末,一名義大利球員坐在球場上哭了起來。那一剎那,我忽然懂得他的心情。那種巨大的失望和沮喪,多麼令人傷心而措手不及。你知道你會輸、而且也輸了,雖然比賽中一定有勝負,但是當那個站在下方的是自己時,那種不可置信的無力感,還是會殺的自己不知該如何是好。Liz姊姊很喜歡的義大利隊長Cannavaro一把將隊員拉起來,圈著他,剛毅的臉上隱隱流動著哀傷和勇敢。那一瞬間我深深地被感動。作為一名隊長多麼不容易,在球員都崩塌的當下,要強忍難過努力維持住自己,並將每個隊員一一收拾好、帶回去。


  Agger在場邊默默哭泣的照片看的我心疼。雖然對他還有Eriksen而言,這只不過是他們的第一場世界盃,還有下一場。但是一個運動員的體能顛峰能夠維持多久,誰也說不一定。


  接下來,Messi和Lahm的對決。我衷心感覺Lahm能夠做的很好的,或許德國仍然會輸給阿根廷(畢竟這一屆的冠軍我可是看好這支年輕的隊伍),但是能夠看見兩名喜愛的球員,在球場上呈現最精湛的演出,也足夠過癮、滿足了。



2010.6.29

2 回應:

溏 提到...

其實Agger的脾氣滿差的,很容易吃牌XDXD
他也是利物浦球員
不過娃娃臉倒是真的//

少言。 提到...

他在球場上脾氣不好,但私底下感覺很親民。
樓下那枚18歲的孩子真的是...前途不可限量。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