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男孩與機器女孩



還記得他們嗎?如果你還沒看過他們的故事,請停一停,看一下吧。

點我點我

這是我為了服務學習而看的影片,即便微積分在即,卻一點也不後悔。(所以看一下吧看一下吧)


  祥祥是個活潑的男孩,因為氣切管而不能說話,甚至不能進食,但是他對於陌生人卻是驚人的熱情和友善。祥祥的爸爸是個工人,平常工作時不能看護他,只能請年邁、重聽又不識字的阿嬤照顧。一開始沒有心理準備的人看見祥祥的樣子,通常會對他退畏三分,但是如果了解了他的故事,和他相處了久一些時間(像我甚至只有透過鏡頭短短的幾十分鐘),會發現其實他很可愛。祥祥為了不讓阿嬤和爸爸擔心,三歲就會插鼻胃管,這不是平常人能夠做到的事(就算是成年人也很少有人能夠達成吧)。他想吃飯,卻沒有辦法吃飯;他想說話,卻也沒辦法說話;他想認識這個世界,想認識更多的人,但這些都是他沒有辦法做到的。

  珊珊有一對漂亮的眼睛,她很聰明,也很懂事。六歲以前,她爸爸因為和她媽媽離婚,而把她託交給阿嬤照顧。阿嬤年紀大了,行動不方便,要養活珊珊對她來說已是非常吃力,更不要說能帶她做治療。於是那些日子裡,腦性麻痺的珊珊只能仰臥盯著天花板。後來社工人員發現了她,在阿嬤的同意下,珊珊到了育幼院接受治療訓練。治療成果相當的好,在社工聯絡上媽媽的同時,她媽媽也同意來育幼院照顧珊珊,給珊珊和自己一個機會。春節後,珊珊回到貢寮探望她很想念的阿嬤。阿嬤為她祈禱,請媽祖娘娘保佑珊珊,她的乾女兒(我也是哦),之後的路途都乖乖的、好好的。

  眼淚在珊珊即使很想念阿嬤卻拒絕打電話給阿嬤時,很不爭氣地掉下來了。(我也要去打電話)

  看到祥祥被大人壓制著要打針時,他痛苦的掙扎和哭鬧令爸爸捨不得睜眼看;當珊珊推著輔具,邊哭泣邊告訴自己:「珊珊加油!」,而我,眼淚差點奪眶而出。孩子何辜?他們不應該受到病魔的折磨,他們應該快快樂樂地長大,好好地認識世界,而不是只能在老家和醫院之間徘徊。但是大環境卻不允許他們這麼做,他們背負著社會的眼光,背負著經濟的壓力。我們能夠真正為他們做什麼?是捐募嗎?是陪伴嗎?還是很卑微的──以「平常的」眼光去看待他們?珊珊和祥祥都沒有放棄過自己,那麼我們又怎麼能夠放棄他們?

  健康的人都不能體會健康的可貴。祥祥爸爸說,若是祥祥能夠開口說話了,希望他第一句話就是好好地喊一聲「爸爸」,好好地說一聲「阿嬤」。當這些在我們眼中看似理所當然、習以為常的舉動,卻在他們眼中異常珍貴時,我不禁感覺自己真正幸福。

  是人都會有私心,哪一個爸爸媽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出生就是健健康康的?只是,要教養一個親生的、健全的孩子已經很不容易,更何況是收養一個身心有障礙的孩子呢?我不是沒有考慮過收養小孩(當然是日後我有能力的時候),但是我也必須慚愧地承認,我沒有想過要收養一個身心障礙的孩子。要照顧這樣的一個孩子,需要偌大的勇氣、耐心與毅力;如果從現在開始培養,我想,說不定還來得及。


P.S 沒看到哭的人,可以去檢查一下你的淚腺了。

2009.3.17

2 回應:

珂 提到...

 
我看過
哭得唏哩嘩啦的
尤其是邊哭泣邊告訴自己那邊
我真的超感動也超難過的
 

少言。 提到...

到目前為止我聽到的女孩都哭到不行。
讓我想起當初小銘跟我們說他也是邊哭邊看,那時候的我竟然沒有感覺......
果然看過的才能體會那種感受...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