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



  常聽別人說,你們學校好大啊!一直對地理空間沒有很強烈的概念,於是所謂的「好大」在我心中總沒有一個具體的感覺,至多是在趕課時不斷抱怨:椰林大道為什麼會那麼長?

  上了大學要做一點瘋事。至於多瘋狂,那得取決於個人。有人選擇夜唱KTV直到天明,有人凌晨三點不眠症發作索性逛起舟山路,也有人夜衝圖書館順便過夜。而我,決定用腳丈量校園。

  晚上九點,和乃嘉,兩個女生說走就走。就沿著羅斯福路開始,逆時鐘繞一圈。圍牆外的世界,車流洶湧。我對她發誓,下次再也不做這種事了,除非備好一份口罩,否則我們的肺簡直是來當作沒用的空氣淨化器。沿著基隆路,看見101越來越靠近,我不禁想起那一夜自市政府一路走回科技大樓站;那時我們遠離101,一步一步。

  我一直想到他。

  他很安靜,也很孤獨。他會嘗試和我交談幾句,但當話題結束我們都不再說話時,他掏出了耳機戴上。有時候一個人的孤獨,和所有人都不相干。我們選擇把自己獨立在世界外,不為什麼,也或者,為什麼我們自己也不清楚。

  隔著辛亥路,幾枚煙火一一綻開。那是最簡單的那種,沒有華麗的層次交錯,沒有繁複的圖樣,沒有節奏。只有一個接著一個,不斷綻開的煙火,像一朵一朵的花,盛開而後凋落。

  那句話不停在我腦海裡繞著。

  「他比煙花寂寞。」

  只是寂寞又有誰懂?台北的速度,習慣了又陌生。我努力去適應,但是適應不足。離開校園之後對一切變的更加小心翼翼。捷運上一個人,倚靠著門邊的透明隔板,等待時間流逝,等待目的站到來。

  「妳一個人回去可以吧?」

  當然可以,都一個人來了,怎麼不能一個人回去。只是我不喜歡,一個人,搭捷運。吃飯非得找個人陪,就怕空虛會把我扼殺。我討厭那種感覺,一個人,alone。

  我邁開腳,看著煙火被高樓吞沒。40多分鐘的路程,雙腳沒有向我抗議。月亮皎潔,雖不像昨日元宵節的月那般一度讓我以為她不只是反射光線而是自體發光的那般潔亮,卻也圓滿地夠可愛了。

  你最熟悉的校園多大?請別告訴我數據;請用雙腳,一步接著一步,慢慢慢慢地丈量過一次。或許,你對學校的感受會全然不同。


2009.2.10

4 回應:

祐安 提到...

(在心裡模擬了一下走師大一圈)
(嗯,應該不用十分鐘吧Orz)

不知道為什麼我超愛一個人
喜歡一個人吃飯、逛街、看劇、寫字
除非是個跟我有共同話題的人在側,否則我寧願身旁什麼也沒有。

眾聲喧嘩才是最孤獨。

搞不好我有自閉症的前兆了(笑)


你們開學了沒?我們下下周才開學,一整個感覺慢半拍。

少言。 提到...

XD 而且你們學校周圍很熱鬧,能趁機靜下心想事情的機會好像也比較少。(是這樣嗎?)

看劇寫字一個人沒問題,但是一離開房間之後就不想再一個人了。我想我有人群恐懼症,需要一個人陪我壓壓驚。

還沒,下星期一開學。不過你們學校這麼晚,你怎麼上來的這麼早?

AngelEggroll 提到...

台北這個城市呀,久了就知道,一個人吃飯、走路、逛街、看電影,其實很容易習慣。

我以為比較讓人害怕的是:有朝一日你會發現自己一個人走的路、吃飯的餐廳、看片的電影院都曾經是兩個人一起走的、吃的、看的。不過,當然,那也是久了就可以習慣的

少言。 提到...

但是習慣需要多久,我也不清楚了......
又,總不能因為害怕那種經驗而一輩子不敢談戀愛了吧。學會撫平傷口,面對傷口,才算真正成長了。

www.flickr.com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Speechless。少言's 201001。北島冬日 photoset
I'm done here, truly.

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個字。